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九星霸體訣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決死臺
    盡管心里有所準備,但是聽到龍塵的聲音,還是震駭不已,龍塵竟然向一個易筋境巔峰的強者,發起生死約戰。

    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挑戰,除非有一方不迎戰,一旦迎戰,兩個人必須有一個人死去。

    吳起臉上浮現一抹冷笑,雖然覺得龍塵很強,但是在他心中,龍塵從來就沒被他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院規所限,他早就將龍塵擊殺了,想不到如今龍塵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不禁心頭冷笑。

    “龍塵你可要想好了,這生死約戰一旦發起,必須有一方敗亡,兒戲不得,如果有什么冤屈,或者受到不公平待遇,可要向我申訴”凌云子嚴肅的道。

    按照別院規矩,發起生死約戰,應以調和為主,如果無法調和,方可開啟生死約戰。

    一方面了解矛盾的爆發點,可以更加完善別院的規矩,因為如果不是揭不開的深仇大恨,誰也不會發起生死約戰。

    另一方面,凌云子也有些擔憂,雖然龍塵是天地異數,按傳說中的說法,這樣的人,只會死在天道之下,不會死在常人手中。

    可是那畢竟是傳說,天地異數,多少萬年也未必會出現一個,就算出現,也基本上沒人知道。

    只有那些人引發滅世神罰的時候,人們才知道他們是天地異數。

    但是天地異數,在歷史之中,有記錄記載的,也就兩三個,而且因為年代久遠,都非常的模糊。

    具體的情況誰也不了解,傳說不可全信,龍塵雖然非常強大,可是面對易筋境中期巔峰強者,他必敗無疑。

    所以凌云子點出,如果有什么冤屈,可以向他申訴,如果真的有徇私舞弊的不公行為,他會為龍塵做主。

    “啟稟掌門,事情是這樣的……”唐婉兒急忙上前一步,就要將事情的始末說出來。

    龍塵擺擺手道:“掌門大人,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里,無所謂公平不公平。

    所謂的不公平,只不過是弱者的一個口號,只能體現出自己的無能和愚蠢。

    既然這個世界不存在什么公平,那就用實力來說話吧,請掌門大人成全”

    “龍塵”

    唐婉兒臉色一變,明明自己這邊占著理,龍塵竟然不辯解,還是要發起生死約戰。

    要知道那個吳起,可是易筋中期巔峰強者,龍塵就算再強大,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這是一條死路。

    唐婉兒心中氣苦,這個龍塵有時候聰明的讓人感覺他是一個智者,有時候笨起來,就算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會長,你不用勸了,我了解老大,他這是要親手報仇,他不想借別院的力量處置吳起”郭然道。

    跟了龍塵這么長時間,郭然非常了解龍塵的性格,龍塵輕易不發怒,但是一旦發怒了,那就說明事情觸及了他的逆鱗。

    再說這件事雙方都有責任,首先小雪并非龍塵的寵物,因為它沒有被種下靈魂印記,無法判定是龍塵的私有魔獸。

    吳起也可以一口咬定,自己在野外無意中發現一頭魔獸,想收復為坐騎。

    一頭無主魔獸,誰都有權利收為坐騎,就算擊殺也沒有任何問題。

    如果龍塵說這頭魔獸是他的,吳起就會說,我又不知道是你的,一、小雪身上沒有任何標記,無法證明它是一頭別人飼養的魔獸。

    二、小雪靈魂是完整的,沒有任何打下烙印,光從這兩點,他就有絕對站得住腳的理由。

    就算是掌門都無法抓住他的痛腳,吳起就是看到了這一點,才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行事。

    以龍塵的智慧,怎么會看不透吳起有恃無恐?這樣根本無法報仇,所以龍塵懶得辯解,還是悍然發起了生死約戰。

    圖方臉色微微一變,他也看得出,龍塵跟吳起對上,根本一點活的希望都沒有。

    可是別院的規矩,就算掌門也不好更改,他只能暗自著急,這個龍塵實在是太倔了,一點都不懂退避啊!圖方只能無奈嘆息。

    “你可要想好了,約戰一旦開啟,就無法更改了”凌云子又提醒了一遍。

    “多謝掌門提醒,弟子心意已決”龍塵向凌云子一行禮,知道他是一片好心,不過這件事他必須要做。

    看到小雪的慘狀,讓他的肺都要炸了,他感覺,如果自己不能殺了吳起,自己活著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雖然面對一個易筋中期巔峰強者,他一點把握也沒有,但是他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

    這次并不是腦海中的意志在作怪,而是他自己的意愿,沒人可以傷害他的親人,而不付出代價。

    “吳起,你怎么說,是否答應”凌云子淡淡的看了吳起一眼。

    吳起頓時感覺自己那點心思,一下子全部暴露在了凌云子面前,仿佛凌云子的目光,可以看透他的一切思維,讓吳起汗都下來了。

    “弟子……接受挑戰”吳起低著頭道,他不敢看凌云子的眼睛。

    如果吳起不敢迎戰,他就會被逐出別院,這也是生死約戰殘酷的地方。

    應戰,生死各半,不應戰,立馬滾蛋,這也是為什么一般情況下,都以調和為主,因為不管結果如何,別院都會失去一個弟子。

    見吳起應戰,全場鴉雀無聲,心開始往下沉,這是一場非常不公平的決戰。

    可是這場決戰是龍塵發起的,這讓所有人心中都有些紛紛不平,同為新人,不管是誰站在龍塵的立場上,都會感到無盡的屈辱。

    可就算他們是龍塵,他們都會選擇隱忍,而不會向龍塵這樣,明知道不可違,還要發起生死約戰。

    這看起來很愚蠢,可是這樣的蠢事,并不是誰都有資格有勇氣做的。

    “好吧,你們跟我來”

    凌云子嘆了口氣,大手一揮,所有人都身體一震,眼前一花,出現在別院后山的一處空地之中。

    這處空地,方圓數百里,周圍一片荒涼,空地之中,有著一個巨大的鐵籠子,鐵籠之中,有著一塊巨石。

    巨石四四方方,足有百丈高下,竟然是一塊整體,不知道為什么被鎖在鐵籠之中。

    “這就是決死臺”

    圖方嘆了口氣道,他知道事情演變到這一步,根本沒有返回的余地了。

    伸手取出了一塊靈石,輕輕放在決死臺前邊的一塊石碑上,石碑的上面有個凹槽,剛好可以容納一塊靈石。

    當靈石放入凹槽后,石碑上的紋路一亮,陡然間大地開始劇烈的震動,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人們駭然發現,鐵籠之中的那塊巨石緩緩升起,不知道那巨石有多重,竟然可以震動方圓百里的大地,可見重量極為駭人。

    巨石升起十幾丈后,露出了下方一個方圓百丈的擂臺,人們吃驚的發現,擂臺上有著一些奇怪的東西。像是一副圖畫。

    “是兩個人”

    有人發出一聲驚呼,看出了那個圖畫的形狀是兩個人,不過被壓成了肉餅。

    人們不禁驚駭不已,想不到這里面竟然有著死人,看著那塊厚達百丈的巨石,人們瞬間明白了,他們是怎么死的了,一時間人們不禁毛骨悚然。

    “呼”

    忽然一陣山風吹過,那幅畫面立刻消失,因為年頭太多了,兩人都已經成了灰燼,一陣風吹過,擂臺又恢復了原來的平整。

    擂臺是復原了,可是人們都感覺一陣頭皮發麻,難怪叫決死臺,太恐怖了。

    “決死臺開啟的時間為一個時辰,如果一個時辰內,無法擊殺對方,斷生石就會落下。

    這斷生石你們也看到了,它的重量別說是你們,就算是長老級強者,被壓在下面,也必死無疑,所以你們需要在時間耗盡之前,將對方擊殺,否則就會跟之前那兩個人一樣”圖方沉聲道。

    “咣當”

    擂臺上的鐵門打開,方圓百丈的擂臺,由無數手臂粗細的鐵柱包圍,此時鐵門打開,就像恐怖的兇獸張開了嘴巴,讓人感覺心頭顫栗。

    龍塵對唐婉兒等人點點頭,打了一個放心的手勢,就那么平靜地走進了決死臺。

    “小蠻子,你這個兄弟不錯,有種,符合老頭子我的口味”那個老者看著龍塵,雙目之中精光四射,浮現一抹贊賞。

    “不過,你就不擔心他?”

    “擔心個啥?我龍哥強大無匹,沒人可以戰勝他”阿蠻搖搖頭,對于龍塵,他有著近乎盲目的自信。

    在場的所有人之中,阿蠻是唯一一個不擔心龍塵的人,在他的印象中,龍塵就是不敗戰神。

    就算龍塵跟凌云子對決,他也會認為龍塵能贏,這就是阿蠻一根筋的思想。

    那個老者不禁搖搖頭,以他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龍塵的修為,臻至凝血巔峰,肉身之中氣血澎湃,戰力非常強大。

    不過龍塵的肉身,跟阿蠻比,還差了不少,手中的那顆獸牙雖然不錯,但是并非真正的武器,威力并不強。

    所以龍塵跟吳起對上基本上沒有任何勝算,在他的預想之中,如果龍塵能夠保持不死,拖到斷生石落下,已經算是勝了。

    “如果他能活著出來,老夫就親手給他也量身打造一把武器”那老者喃喃自語道。

    “老頭,那你先回去吧”阿蠻道。

    “為什么?”

    “我龍哥是必勝的,你現在去打造,可以節省不少時間,你在這不是瞎耽誤功夫嗎?”阿蠻瞪著眼睛理所當然的道。

    那老者被阿蠻氣樂了,不過他知道這個小子的脾氣,也不跟他說話,眼睛盯著決死臺,這個時候吳起也進去了。

    “咔嚓”

    當吳起進入決死臺后,石門立刻關閉,斷生石上一道凹槽亮起,人們驚駭的發現,斷生石開始緩慢落下。

    生死決戰開始了。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