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抗日之鐵血戰將 > 第1111章 守備團要強攻淶源城!(第一更!)
    不斷有炮彈砸進戰壕,把里面的戰士炸飛。

    火光映照下,中尉看得一清二楚。

    一雙眼睛馬上變得炙熱起來,也沒多想,繼續命令道:“炮擊有用,值班火炮繼續射擊,把躲在里面的八路軍全部干掉。”

    “停止炮擊……”聽到炮聲趕過來的大隊長命令道。

    等炮彈炸出來的硝煙散盡,炮擊區域已經被炸得一片狼藉,還沒成型的消耗也被炸出好幾個缺口。

    但搜遍整個區域,大隊長只看到三具八路軍尸體。

    火氣蹭一下就冒了出來,看著值班中尉就罵道。

    “八格牙路,你到底會不會打仗,才幾個八路軍就動用迫擊炮,你知道剛才炮兵小隊打出去多少發炮彈嗎?”

    “每門炮打出去近三十發,四門炮加起來就是一百多發炮彈。”

    中尉猶豫了一下辯解道:“長官息怒,卑職嘗試過用重機槍掃射,但沒有用。”

    “如果八路軍在那里建成了進攻陣地,他們的重機槍火力可以直接打到城頭上,威脅城頭駐軍的安全,所以卑職才命令炮兵開炮,阻止八路軍在那里挖戰壕。”

    大隊長繼續罵道:“炸歸炸,但你用掉的炮彈也太多了。”

    “昨天開會聯隊長再三交待:我們困守淶源城后不會有任何外援,儲備的彈藥打出去一發就少一發,所以部隊在接下來的作戰中必須節約彈藥,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揮霍了。”

    “按照你的打法,為了十幾個八路軍就消耗一百多顆炮彈,整個縣城囤積的三千多發迫擊炮炮彈最多一個月就會被用的一干二凈,到時候我們手里的迫擊炮就會變成廢鐵,真碰到八路軍攻城,還怎么跟八路軍作戰。”

    中尉找不到其他理由來辯解,只能低著腦袋一言不發。

    “長官,戰壕里的八路軍還沒被炸死,他們又開始挖了。”旁邊一個少尉突然叫道。

    還沒有連成一片的戰壕內,大隊長只看到一鍬接著一鍬的泥土被拋出來,堆在靠近淶源城一邊。

    一眼掃過去,綿延近百米的壕溝竟然看不到一個八路軍身影,連個腦袋都沒露出來。。

    “八格牙路!”大隊長沒忍住,破口大罵道。

    面對躲在戰壕里面的八路軍,除了迫擊炮,他也想不到其他辦法干掉他們。

    但從剛才的炮擊來看,效果并不是很好,一百多發炮彈只干掉幾個八路軍,完全可以用浪費炮彈這四個字來形容。

    再想到聯隊長要求大家節約彈藥的命令,大隊長果斷壓下了繼續開炮的命令。

    然后沉聲命令道:“不管他們。”

    “如果八路軍鐵了心要在那里挖戰壕,我們把庫存的炮彈全部打光也攔不住,而且消滅的八路軍還非常有限,得不償失。”

    “退一萬步講,就算八路軍把戰壕修成了,對我們的影響也非常有限。”

    “他們的飛雷炮不可能在兩百多米外把炸藥包拋上城頭,普通迫擊炮殺傷力有限,也破壞不了我們的城防工事。”

    “只要大家在工事里藏好,安全就沒問題。”

    凌晨一點鐘,在幾百雙眼睛的注視下,戰壕終于挖成了。

    大隊長先是看到一團火焰從戰壕里噴出來,然后才聽到“轟……”的一聲爆炸。

    “是飛雷炮……”大隊長叫道,然后嘴角就閃過一抹冷笑,看著城外。

    他對上級的判斷非常有信心,兩百多米距離,飛雷炮絕不可能把炸藥包拋到城頭上。

    “轟隆隆……”

    果不其然,在大隊長注視下,磨盤大小的炸藥包翻滾著砸在距離城墻二十多米遠的地上炸開。

    火光飛濺,滾滾濃煙騰空而起,炸飛的泥土天女散花一樣到處飛舞,有的土塊直接飛到城頭上。

    大隊長臉上的冷笑更濃了:“我剛才說了,飛雷炮兩百多米外絕對威脅不到我們安全,除了浪費炸藥包,聽了個聲響,沒有任何用處。”

    “所有人全部進入工事,都藏好了,飛雷炮失去作用后,八路軍很可能會用迫擊炮繼續攻擊我們。”

    “轟轟轟……”話剛說完,四顆炮彈就砸了過來。

    大隊長的判斷是對的,但他卻笑不出來。

    炮彈在城頭爆炸的瞬間,兩百多米外戰壕竟然響起了重機槍掃射聲,從聲音和火光判斷,八路軍出動了至少有六挺。

    子彈打在磚石結構的城垛上面,火星四濺,碎石橫飛,看起來特別嚇人。

    “長官,有八路軍扛著炸藥包朝城墻沖過來了!”旁邊一個士兵叫道。

    大隊長被城外的畫面嚇到了,好幾個八路軍越出戰壕,猴子一樣向城墻逼近。

    雖然只能看到一個模糊身影,背上鼓鼓的炸藥包仍然看的一清二楚。

    “八路軍想要干什么?難道他們打算直接進攻淶源城,用炸藥包炸開城墻。”大隊長失聲叫道。

    然后就命令道:“不管八路軍的目的是什么?絕不能讓他們進攻部隊靠近城墻。”

    “部隊馬上反擊,干掉他們。”

    “迫擊炮射擊,摧毀八路軍的重機槍火力點……”

    淶源城北面,守城日偽軍也聽到一些異響。

    連續三顆照明彈升空后,他們終于知道哪里出問題了。

    距離城墻近四百米位置,八路軍同時挖出了三段壕溝。

    每一段都只有不到三十米,也沒有繼續加長,但壕溝里面卻不斷有泥土被挖出來。

    “誰能告訴我,八路軍在那里干什么?”值班大尉一臉不解叫道。

    過了好久,一個中尉報告道:“長官,八路軍會不會再挖地道,一直挖到城墻腳下,然后用炸藥炸開我們城防工事。”

    “這種打法我以前聽說過。”

    “冀中的八路軍經常用這種打法攻擊皇軍駐守的據點和炮樓。直接把地道挖到炮樓地下,然后用炸藥包炸!”

    “納尼?”大尉的眉頭馬上擰了起來,而且越皺越深。

    如果真是這樣,那問題就大了。

    盯著戰壕看了一個小時后,戰壕仍然沒有變長,但挖出來的泥土不僅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都快在靠近縣城這邊堆出一道土墻了。

    大尉額頭上開始冒冷汗,沉著臉叫道:“八路軍肯定在挖地道,如果挖成了,他們就可以通過地道把炸藥送到城墻腳下,讓我們所有人跟城墻一起灰飛煙滅,絕不能讓他們陰謀得逞。

    剛才回答挖地道的中尉問道:“可是長官,他們在地下,我們在地上,連地道走哪個方向,具體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阻止。”

    “還有,只要他們把地道挖得足夠深,飛機扔下來的航空炸彈都不一定能摧毀它。”

    “冀中的皇軍一般通過深挖封鎖溝,或者在據點里面挖井,通過聽聲音判斷地道具體位置,然后和八路軍對挖地道,將其炸毀這兩種方式阻止他們把地道挖到據點和炮樓下面。但淶源城太大了,想用同樣的辦法阻止他們把地道挖到城墻腳下,幾乎不可能做到。”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