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吞天神王 > 第1346章 鴻蒙樹
    林霄這一生中,佩服的人很少。

    龍帝便是其中之一。

    因此,當他聽到龍帝隕落的時候,內心最深處,有一種強烈的失落感。

    那種感覺就像,自己惺惺相惜的一位摯友,突然間離開了!“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

    敖姬嘆了口氣,回憶道:“第一次天地異變之后,武神殿突然崛起,天界內出現了諸多奇遇,那時父帝非常幸運,僥幸踏入了天尊之境。”

    “本以為,父帝踏入天尊境界之后,可以帶領龍族走向興盛,豈不料,他突然隕落了。”

    “突然隕落?”

    林霄愣了下。

    敖姬重重點頭,至今都一些迷茫道:“我依稀記得,父帝當時跟我說,他要前往滅神海,進一步鞏固天尊修為,離去后的一個月,就有人發現了父帝的尸骸。”

    “他是如何隕落的,什么時候隕落的,為何隕落,這一切的一切,我悉數不知。”

    “即便我多次嘗試卜算,結果也是一片模糊……”林霄能感覺到,敖姬的心里非常自責。

    身為子女,父親是如何隕落的,又是何時隕落的,這些全都不知道。

    換成任何人,都會自責不已。

    更別說,敖姬本身還是一名占星師!倘若龍帝離開之前,她留有一個心眼,幫龍帝卜算一番,事情的結果,很可能就不是這樣了。

    奈何,世上沒有后悔藥。

    事情已經發生了,再也沒辦法做出改變。

    “逝者已逝,生者自強,你也不必太過于自責,一切都是惶惶天命。”

    林霄伸出手,輕輕拍打敖姬的香肩。

    說是這樣說,其實,當林霄聽完整件事之后,他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三大天尊的丑陋面龐!林霄在想,這會不會是三大天尊搞的鬼?

    第一,初次天地異變,天尊強者的數目應該還很少,那時候,三大天尊極有可能忌憚龍帝,故而像以前那樣,用計引出龍帝,然后將他聯手誅殺。

    不管怎么說,那時候的龍帝,已經成就天尊之位。

    這般修為,不是說隕落就隕落的!第二,龍帝隕落的地方,乃是滅神海。

    傳說中的四方古帝,正是在那里,遭受到三大天尊的暗算。

    這難道是巧合嗎?

    當然了,懷疑歸懷疑,再沒有確切證據之前,林霄也不會跟敖姬說這些。

    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敖姬的脾氣!一旦告訴她猜測,很有可能,敖姬會直接去找三大天尊報仇!“龍帝隕落后,龍族便起了內亂?”

    林霄語鋒一轉,不再過多討論龍帝的隕落。

    與此同時,他也相信了龍族內斗的消息。

    “一開始并無內亂,后來,也不知道敖無道走了什么狗屎運,很幸運的得到了強者傳承,并且踏入了天尊之境,野心勃勃的他,直接就說要接管龍族,帶領龍族走向興盛,成為天界第一勢力。”

    “見此局面,縱使我再如何不愿,也只能接下父親的遺位,成為龍族新主,一舉對抗敖無道。”

    “起初我還有點吃力,熟悉了一段時間后,總算是能跟敖無道分庭抗禮,再往后走,我也成就了天尊之位,就逐漸能壓制住敖無道。”

    “不過,他終究也是天尊修為,再加上人脈頗廣,我要將他完全除去,還有點不太現實,故而,現在就處于一場拉鋸戰中。”

    敖姬用一種很平靜的語氣,簡單說明了龍族內斗的全過程。

    對此,林霄一點懷疑都沒有。

    眼前這名女子,乃是林霄見過的生靈中,最最最最最杰出之一。

    她不僅僅是占星師,還精通因果之道、陣道、器道、丹道、醫道、謀略帷幄……不夸張的說,她跟林霄一樣,都是世間罕有的絕世全才!若不是以前的她,無心修煉一道,恐怕,她成就天尊之位的時間,還要比林霄早那么一點!當然了,前提是她能躲過三大天尊的暗算!“這里距離龍島不遠,你完全沒有必要分出一道化身,換言之,你的本體,應該也不再龍島,莫非你也在鴻蒙樹?”

    林霄敏銳注意到了這一點。

    天尊強者的分身,或許能騙過很多人,但,絕對騙不過林霄。

    眼前的敖姬,僅是一道精血分身罷了。

    “沒錯,我的確在鴻蒙樹,之所以分出一道精血分身,主要是為了坐鎮龍島,免得出現什么意外。”

    敖姬再度點頭。

    “你能否告訴我,鴻蒙樹是何物?”

    林霄又問道。

    如果算上敖姬,目前在鴻蒙樹的天尊強者,少說也有六尊,乃至更多。

    林霄很好奇,這個鴻蒙樹到底是何物,為何能吸引這么多天尊強者。

    “怎么說呢……”敖姬沉吟了許久,最終回道:“第二次天地異變結束后,天尊山突生異變,誕生出一棵無比龐大的古樹,雖說是樹,但它堪比一方天國,面積尤為廣闊,其內不僅遍布奇遇,還充斥著無窮無盡的鴻蒙之氣。”

    “所以,我們稱其為鴻蒙樹!”

    關于鴻蒙樹的存在,唯有天尊強者才知道,并且嚴禁相互傳遞。

    但對于林霄,敖姬絕無隱瞞。

    只要是林霄想知道的,無論是什么禁忌,敖姬都會坦白告知。

    “昔日,一絲鴻蒙之氣,就能迎來無窮爭奪,眼下,一棵遍布鴻蒙之氣的古樹,突兀出現在眼前,也難怪天尊們會徹底瘋狂,更別說,里面還有諸多奇遇!”

    林霄終于恍然。

    這種情況,哪怕是全盛時期的林霄,都會按耐不住。

    畢竟,一絲鴻蒙之氣,就能造就一件鴻蒙靈寶。

    那無窮無盡的鴻蒙之氣,豈不是能早就千萬件鴻蒙靈寶?

    這對個人,亦或者麾下勢力,都是質的飛躍!“說了這么多,都是在說我的事,不如來聊聊你吧。”

    見林霄突然陷入沉默,敖姬主動問道:“這一千多年來,你到底去了何處,我曾經多次卜算你的去向,不僅毫無結果,還遭到了強烈反噬,哪怕我踏入了天尊之境,結果還是如此!”

    “有那么一瞬間,我還真以為,你也隕落了!”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