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極品狂醫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奇怪的老頭
    “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老頭沖到床前,死死的盯著林曉東問道。

    林曉東這會兒正困著呢,擺擺手不耐煩的說道:“什么怎么做到的,別來打擾我睡覺,趕緊哪來的回哪去,走前把窗戶關上。”

    老頭臉色非常尷尬和窘迫,有點生氣但還不敢惹林曉東。

    在整個東山市都找不到敢這么對他說話的人,但林曉東剛才那一手實在是太讓他震撼了。

    他能確定林曉東絕對是個修士,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用符箓,不念咒,不用法器,竟然能夠瞬發火球。

    老頭已經是修為非常高的修士了,煉氣期三層,在東山市德高望重,在修士這一圈內也算是高手。

    可就算這樣他也不可能瞬發火球啊!這種實力他只在傳說中聽過,但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所以他也拿不準林曉東的真實修為是什么。

    “那老頭子明天早上再來找你。”說著老頭直接從窗戶翻了出去。

    不過這老家伙真不講究,走的時候連窗戶都沒關,林曉東真氣外放,直接用真氣將窗戶給關上了。

    如果老頭看到這一手肯定會再次震驚的。

    林曉東睡了一覺,早上五點多就被敲門聲給搞醒了。

    林曉東非常不爽的去開門。

    “誰啊,這么早沒看到外面寫著請勿打擾嗎?”

    林曉東打開房門,外面站著酒店的服務員,滿臉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先生打擾您休息了,請問您需要收拾客房嗎?”

    “不需要!”林曉東不爽的關上門,這什么酒店啊,大早上五點多問客人要不要收拾客房?

    林曉東回去繼續睡覺,可幾分鐘后又來人敲門了。

    “又是誰啊?”

    打開房門,這次換了另外一個服務員無比尷尬的問道:“先生,請問您需要定早餐嗎?我們酒店有特制早餐服務。”

    “不需要!”

    林曉東氣的關上房門又回去誰家。

    結果沒幾分鐘房門再次敲響了。“你們酒店到底讓不讓人睡覺了?把你們經理叫來!”林曉東這次打開房門直接炸毛了,這什么破五星級酒店啊,就這服務還敢說是全球連鎖的?快捷酒店好歹還能讓人睡

    到自然醒呢。

    額……不對,那得是隔壁房間沒有小情侶的情況下,要不然別說自然醒了,想睡著都難。

    房門外幾個服務員站在一旁滿臉歉意,而林曉東對面站著昨晚那個老頭。

    老頭紅光滿面,眼睛里帶著一抹小得意,笑著說道:“年輕人,大早上起來脾氣就這么火爆,是肝火旺盛了還是腎火旺盛了?”

    林曉東頓時滿頭黑線,指著那些服務員對老頭問道:“他們是你弄來的?”

    老頭點頭說道:“沒錯,是我叫來的,年輕人不要睡懶覺,死了有的是時間睡覺。”

    林曉東嘴損又不是一兩天了,輕蔑的笑道:“我時間多,可以浪費點,不過你好像不多了,確實得且行且珍惜。”

    ……

    老頭嘴角一陣抽搐,面色不善的問道:“小子,你昨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林曉東一臉嫌棄的說道:“老頭,你別亂說話啊,我昨晚和你可什么都沒做。”

    老頭感覺自己快要被氣炸了,旁邊那幾個服務員差點忍不住笑出來,但似乎忌憚這老頭的身份硬生生憋了回去。

    “好小子,你給我等著!”老頭說著氣呼呼的就走了。

    林曉東非常不爽,看著那幾個服務員問道:“你們還敲門不?你們要敲我就不關了。”

    幾個服務員無比歉意的對林曉東說道:“這位貴賓真的非常對不起,我們不會再來敲門了,您好好休息。”

    林曉東給了幾個服務員一個大白眼,要不是看她們長的還不錯,林曉東真想罵她們一頓了。好好的小姑娘干什么不好,和那老頭穿一條褲子干啥。

    林曉東再回到房間里也睡不著了,修煉了一會兒大概八點多林曉東去酒店餐廳吃點東西。

    “咦?怎么都空了?”林曉東看著空蕩蕩的餐廳無比郁悶,酒店早餐都是自助式的,但此時什么都沒有了。

    林曉東只能去隔壁的餐廳自己點菜。

    “你們這有粥嗎?”李曉東問道。

    “對不起先生,沒有粥。”服務員說道。

    “有餛飩嗎?”林曉東繼續問道。

    “對不起先生,沒有餛飩。”服務員說道。

    “你們這有油條豆漿嗎?”林曉東再次問道。

    “對不起先生,沒有油條豆漿。”服務員依然說道。

    “那你們有什么?”林曉東真的生氣了,這是什么破五星級酒店啊,要啥啥沒有。

    服務員說道:“我們有漢堡。”

    “行,那就給我上個漢堡吧。”林曉東算是徹底被打敗了,不管有什么先吃點再說吧。

    結果不多時服務員給林曉東端上來一份漢堡,不過服務員沒有走,就站在一旁,而且看起來神情有點緊張的樣子。

    林曉東決定今晚如果不回連海市打死也不住林家這破酒店了,服務員都和神經病一樣。

    拿起漢堡林曉東一口咬了下去,可緊接著快速的吐了出去。

    “呸!你們這漢堡里夾的是什么啊?”林曉東把漢堡仍在桌子上,滿臉怒氣的對服務員質問道。

    “對不起先生,這是一位老先生特意為您制作的。”服務員滿臉歉意的說道。

    林曉東把漢堡分開,這里面夾的竟然是東北酸菜,湖南臭豆腐,江南的臭魚。

    林曉東突然想到一個詞,酸爽!

    “你把那老頭給我叫出來!”不用問林曉東都知道是誰干的好事兒,氣憤的對服務員吩咐道。

    不多時那老頭滿臉嬉笑的走了出來問道:“小子我給你做的這特制料理味道如何?”

    “特你妹啊!老頭別以為你年紀大了我就不敢打你啊,這是人吃的嗎?”林曉東氣憤的質問道。

    老頭忙后退一步警惕的說道:“小子,你要是敢打我我就躺地上不起來了,我看你家有多錢夠賠的,這酒店里可有監控的啊。”林曉東滿頭黑線,就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老頭啊!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