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異世丹帝 > 第1173章我爹韓山河!
    “對!只要你敢答應,本公子絕對奉陪到底。”

    白輕狂咬牙切齒堅定道,并沒有因為自己受傷而慫。

    “好!本少答應了!”

    東方白點點頭,“你若輸了,我只有一個要求。”

    “我都未提條件,你憑什么?”

    白輕狂不服道。

    “那你是憨批,不提關我何事?

    反正你答應就打,不答應本少就回去了。”

    東方白嗤笑道。

    “你少罵人,嘴里不干不凈,真不知令狐小涵為何會選擇你。”

    “小涵就喜歡本少罵人,就喜歡本少滿嘴臟話,就喜歡我不正經的樣子,對不對啊小涵涵?”

    東方白轉頭問道。

    “對!夫君做什么都喜歡。”

    “噗!”

    白輕狂又是一口血,已經連續三次了,一次比一次嚴重。

    “公子!”

    “公子,咱們走吧。”

    兩位侍衛勸解道。

    “閉嘴!咳咳咳……”白輕狂怒氣沖沖道。

    “白公子,你別再比試了,還是回去吧。”

    令狐小涵皺著一對柳眉說道。

    “小涵,你是擔心我嗎?”

    白輕狂心底燃氣了一絲希望。

    “不是!我怕夫君打死了你,北天宮會找星辰殿的麻煩。”

    “噗!”

    又是一口,白輕狂扎心扎的難受至極。

    長這么大以來,加起來也沒今日扎心那么多次,也沒有如此憤怒。

    白輕狂在噴出第四次鮮血之后,眼前一黑,當即昏了過去。

    承受不住了,或者說到了極限。

    “這點刺激都受不了,真是垃圾!北天宮如果真交給他,估計離滅亡不遠了。”

    東方白取笑道,基本屬于風涼話。

    白輕狂一向睿智,沉著冷靜,文才武略都為上上層。

    但由于他太喜歡令狐小涵了,一舉一動都牽動他的內心,才會如此不堪。

    如果世上沒有一個女孩牽動你的內心,說明你沒有真正愛過她。

    縱然被傷的體無完膚,遍體鱗傷,哪怕失望透頂,再次看到也會迷失,也會愣愣出神,眼睛離不開……“東方白,你家公子搞成這個樣子全是你一手造成,北天宮從此與你勢不兩立。”

    一名侍衛指著東方白恨意十足道。

    “是他自己的問題,怪不得任何人,如果真要與我為敵,本少何懼。”

    東方白轉身離開,一只手牽著令狐小涵。

    白輕狂此次一敗涂地,雙方沒有交手便落得個昏迷不醒。

    唉!只能說一句:感情傷人吶!第二天,星辰殿正常看病,又開始拉攏人手。

    一天最少能治療十人,縱然這十人中有兩位天帝之境,比例也不少了。

    一連過去三天,現在星辰殿的天帝之境擁有二十一位,圣君之境已經超過八十,往一百上爬升。

    目前星辰殿的實力穩步上升,一日千里也不為過,一天一個變化,一天一個體量的上升。

    目前在東天宮境內,除了東天宮之外的勢力,星辰殿最少在前三,甚至第一也有可能。

    因為增長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這天下午,星辰殿來了一位看病之人。

    神色傲慢,眼高于頂,自從來到此處就一副愛誰誰的表情。

    在他身邊圍繞著十幾位屬下,一張椅子放在星辰殿的正當中,瞧著二郎腿,兩個丫鬟為他捶腿按摩,別提多瀟灑了。

    真懷疑這貨是來看病的,還是來擺闊的。

    此人名叫韓瑋義,二十多歲,穿著打扮十分騷包,頭型歪歪斜斜與東方白有的一拼,最關鍵是他居然抹了女人的胭脂。

    一個大男人化妝?

    反正在九重圣域十分少見,整個人搞得香噴噴的,從他身邊走過很是嗆人,有種想打噴嚏的感覺。

    東方白吃完飯出來之后,第一個為他療傷看病。

    “本公子的命比別人金貴,你可要好好的查一查,如果出現了一丁點閃失,你賠不起,或許需要命來賠。”

    韓瑋義傲慢道。

    “拿過手來吧。”

    東方白不在意道,一只手抓了過去。

    隨之松開了,神色充滿了譏諷,“走吧!”

    “什么意思?

    你看不了?

    看不了你口出什么狂言,裝什么尬比。

    天下沒有看不好病,治不好的傷,是誰他么說的。”

    韓瑋義當即怒了,豁然站起身來。

    “你的病很簡單,本少只需要半刻鐘便可治愈,可惜你一個區區乾坤境,不夠資格。”

    東方白擺擺手。

    “本公子有錢!”

    “那又如何?

    本少的規矩不可破,不到圣君之境來了也是白來,請回去吧。”

    東方白繞過他,準備看一下個。

    “你今天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由不得你。”

    韓瑋義大怒道。

    “呦呵?

    不知你有什么底氣敢威脅是。”

    東方白不自覺笑了。

    本以為自己就夠囂張的了,沒想到還有比自己更囂張之人。

    “我爹韓山河!”

    “不認識!”

    “我爹韓山河!”

    “真不認識!““我爹真是韓山河!”

    “草!”

    東方白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腳踹了過去。

    話真多,說了不認識還一直逼逼叨沒完沒了了。

    “公子!”

    “呀,公子!”

    “公子你怎么樣?

    有沒有摔疼?

    要不要奴婢給你揉揉?”

    這特么是個寶寶吧?

    也不知他爹把他寵成什么樣子,咋不上天呢。

    “咳咳咳,踢死我了。

    本來就有病,加上這一腳,傷上加傷,給我打他,削死他!”

    韓瑋義吃痛喊道。

    “好!”

    “敢打我們公子,抓住他使勁揍,錘爆他的腦殼。”

    “揍的他爹媽都不認識,打!”

    別看帶來了十幾位屬下,全是烏合之眾,沒有什么高手,修為最高者也不過破天之境。

    東方白搖了搖頭,一跺腳一股靈氣在地下疾馳而去,渾厚兇猛。

    “哎呀!”

    “啊!”

    “噗通!”

    十幾個人倒地,口中發出慘叫,不是一招之敵。

    “垃圾,耽誤本少看病救人,he……tui!”

    東方白一口痰吐了過去,正巧落在韓瑋義的臉上,黏糊糊的別提多惡心了。

    一口大黏痰啊!“哎呀!”

    韓瑋義用手一摸,大喊大叫,右手使勁在地上擦了擦。

    “你他么敢侮辱……”話未說完,又一口黏痰,此次直接吐進了他的嘴里。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