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HI,痞子總裁 > 第1186章 迎接新生命
    第1186章 迎接新生命

    下午的時候,黎天戈就過來了。

    晚上就是在霍廷琛家里吃的晚餐。

    所有人都很開心,只有于曼,心事忡忡的樣子,桌子底下,夏七夕用腳踢了踢她,示意她看向黎天戈。

    黎天戈一臉殷切地看著她,“怎么了?臉色怎么不太好,是不舒服嗎?”

    “沒有……”于曼連忙用笑容掩飾,“難得今天大家都聚在一起,可以喝點酒嗎?”

    酒壯慫人膽,夏七夕連忙自高奮勇地說道,“可以,我去拿!”

    “你老實坐著,我去拿!”霍廷琛已經快她一步站了起來,走向酒柜,開了兩瓶紅酒。

    黎天戈眼神狐疑地看著她,“待會我們怎么回去?”

    “叫個代駕就好了!”于曼有些淡然地說道。

    黎天戈也沒反對,霍廷琛倒了酒之后,他很自然地接過去了一杯。

    “歐圣煒那家伙在忙什么呢?怎么也聯系不上他了!”黎天戈和霍廷琛坐在一起,很自然地就問起了歐圣煒。

    “我前兩天剛去過他家……”霍廷琛搖頭嘆息著說道,“你猜怎么著?他女兒都有了!已經四五歲了!”

    “那現在是什么情況?簡云要替他養孩子嗎?”

    “不是,簡云不同意,所以他們倆掰了!”

    于曼坐在旁邊,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她喝的有些猛,黎天戈就拉住了她,“你喝那么快干什么?先吃點東西!”

    于曼就伸了兩筷子,不想吃東西,然后又悶頭喝酒。

    夏七夕說的對,今晚她要找個機會跟黎天戈說明白。

    吃過晚餐,他們要走的時候,夏七夕還特意對于曼說道,“你不要再等了啊,晚上回家就跟天戈說清楚!”

    于曼有些敷衍地應了一聲,然后代駕來了,他們就上車走了。

    回到盛世豪廷的時候,唯一困了,于曼就先帶她去睡覺了。

    等她睡了,于曼才從房里出來,客廳里黑漆漆的,她也沒回房間,就坐在客廳的沙發里。

    正胡思亂想著,黎天戈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她的身后,直接從后面摟住了她,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黑暗中,也看不見他的臉色,于曼將臉都埋進了他的脖子里,低聲嚀喃著,“天戈,我真的好愛你!你不要跟我離婚好不好?”

    “傻瓜,是不是喝醉了?又說胡話了?”黎天戈抱著她進了洗手間,他已經放好了熱水,脫了衣服之后,就抱著她一起進去了。

    于曼在他面前,越來越沒有自信了,因為她整容的后遺癥已經開始出現了。

    她的皮膚現在特別的敏感,經常又紅又腫,臉上的皺紋也多了起來,平時她都化著很濃的妝掩蓋,即使在他面前,她也不輕易卸妝,但是現在,她被扒光了站在他面前,她非常的沒有安全感。

    “我覺得我變丑了,可你還是那么帥……”

    “我們都會變老,變丑!你不用介意這個……”黎天戈只當她是因為沒有自信,所以才會這么反常。

    其實他也知道,她的臉動過那么多的刀子,對她身體的影響很大。

    但是他不會嫌棄她,他只會更加心疼她。

    如果當年不是因為他,她也不會受這樣的苦。

    “對不起,云希……”黎天戈深情地吻著她,喚著她的名字。

    他很少叫她這個名字,可其實每次,只有他在叫她云希的時候,她才覺得無比的踏實。

    她是季云希啊,黎天戈愛的人是于曼!

    “天戈,有件事我想跟你說……”

    黎天戈卻伸出手指堵上了她的唇,眸子流光溢彩地看著她,“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他現在,只想好好愛她……

    ………

    眼看著到了預產期,夏七夕的肚子還是沒有動靜。

    這可急壞了霍廷琛,不時的就問道,“老婆,我們還是去醫院待產吧?”

    “昨天不是剛去過?醫生也說這是正常情況啊!”

    夏七夕倒是挺淡定的,或許是到了這最后的時刻,她反而不緊張了。

    又過了兩天之后,霍廷琛見他閨女還是沒有要出來的意思,他整個人都焦慮了。

    “你說她什么意思?到時間了還不出來?是想霸占著誰的地方呢?”

    夏七夕嘴里的蘋果沒咬到,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你怎么說話呢?我覺得她就是不想看到你才不出來的!”

    夏七夕太會打擊人了,他那么心心念念,盼望著他的小公主早點出來跟他見面,她居然還跟他玩起了躲貓貓。

    “我突然想吃紅豆派了!老公,你去幫我買……”夏七夕撒嬌著對霍廷琛說道。

    霍廷琛有些無奈地看著她,“等我半個小時!”

    “好噠……MUA!”夏七夕向他丟去了一個飛吻,霍廷琛已經拿著車鑰匙出門了。

    霍廷琛剛走沒多久,夏七夕就覺得肚子突然傳來一陣巨痛,她起初也以為又是宮縮,可是疼痛持續的時間太長,她預感可能這次是真的……

    她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頭發沒洗,衣服沒換,邋里邋遢的樣子,她不想現在這個樣子生孩子啊!

    “容,容姨……”

    夏七夕叫著容姨的名字,她連忙就從廚房里奔出來了,看到夏七夕身上的衣服都濕了,她也覺得不妙。

    “我,我給霍先生打電話!”

    霍廷琛車子還沒開出去多遠,就接到了容姨的電話,“霍先生,太太好像要生了!”

    霍廷琛連忙將車子調了個方向,又重新返了回去。

    回到家的時候,夏七夕情緒還有些崩潰的大叫著,“我想洗個澡再去……”

    “來不及了,趕緊去醫院吧!”

    霍廷琛已經將她給打橫抱起來了,容姨也連忙收拾了待產包,交待了另外一個阿姨幾句,然后就一起去了醫院。

    一路飛車,開到了醫院,霍廷琛差點連話都沒說得出來。

    “你們心真大,宮口都開了,居然這個時候才來醫院……知不知道這樣容易出事?”

    霍廷琛也很自責,怎么他剛離開了這一小會,她就要生了呢?

    這個小妮子,還真是淘氣!

    夏七夕很快就被推進了產房,霍廷琛握著她的手,也全程陪同著。

    “別怕,七七!我一直在你身邊!”

    他現在的情緒很激動,因為他們就要迎接新生命的到來了。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