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女生小說 >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1414章 單家后院
    第1414章 單家后院

    司徒浩月的話,也讓云思思覺得有理,她重重的點頭,蹙起的眉頭也展開了不少。

    “你說的對,那我去哄傾歌開心。”

    云思思一邊說著,一邊掙扎著出了司徒浩月的懷抱,她起身就要走。

    司徒浩月拉著她的手,一臉哀怨。

    “思思,你是不是也太沒良心了?我給你出了這么好的主意,你翻臉就不理我了,我這顆心,可是拔涼拔涼的。”

    “理理理,哪能不理你?”

    云思思說著,傾身靠近司徒浩月,趁著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在他的臉上落下一吻。

    之后,她迅速紅著臉跑開了。

    看著云思思的背影,司徒浩月半晌才偷笑出聲。

    云思思主動親他……這感覺,真好。

    ……

    單家。

    入夜之后,整個單家一片寂靜,下人們被要求回房不得出,偌大的院子里,連人影都瞧不見。

    一直到了二更天,單化臣才從自己房里出來。

    他奔著后院走,沒多久就遇上了趕過來的單云存,父子倆對視一眼,也不多說什么,兩個人默契的一起踏進了后院。

    單化臣拿著鑰匙,打開了那個關押著孩子的房間。

    之后,他們父子倆一起進去。

    房間里暗暗的,還泛著一股子血腥味,不過,單云存父子像是沒有感覺到似的,他們進來之后,將燭臺上的蠟燭點燃,這才將門關上。房里,靠西側的墻角,有一張木板搭的大通鋪,上面擠了不少孩子,看著單化臣、單云存來,孩子們都戰戰兢兢的,抱做一團。

    大的護著小的,一個個的往后躲。

    在屋子中央,有一口大缸,里面全都是血,紅紅的一片,在燭影下慢慢波動。

    看著那血,單云存熱血沸騰。

    “爹,按照大師說的,再有三次,基本上就能夠成了。咱們還得加快速度,眼見著和夏傾歌約定時間就到了,咱們可不能耽擱了。”

    “嗯。”

    單云存說的,單化臣也明白,他冷硬的應了一聲。

    單化臣自己雖然沒什么本事,卻偏偏自視甚高,尤其是在五年前,單家通過單云晾得到了丹王的稱號之后,他便更加的眼高于頂,不可一世了。對于夏傾歌,單化臣看不上。哪怕是在凌霄閣的針術大賽上吃了虧,他依舊不太將夏傾歌放在眼里。

    若不是還記掛著這一次的比試,想要趁此再為單家揚名,他早就對夏傾歌動手了,哪會放任夏傾歌自在到如今?

    不過,也用不了多久了。

    眼底帶著喜色,單化臣快速開口,“區區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女娃,也敢來和咱們單家作對,真以為她會點醫術,就能為所欲為了不成?云存,這次你就好好的給他一個教訓。”

    針術大賽,單家折進去一個單云晾,單化臣心里憋屈。

    雖說他們也用了些方法,將單云晾救了回來,可這名聲有損,以后的事總歸不好他再出面。尤其是現在單云晾不露頭,皇甫霖和皇甫家也就都沒有動作,若是單云晾再出來,只怕皇甫家的報復也不會少。

    到時候,麻煩太多。

    與其冒險,單化臣寧可舍棄單云晾,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單云存的身上。

    單云存聽著,心里高興。

    之前在針術大賽上輸給了夏傾歌,他心里不甘,現在倒是有了機會,能夠讓他扳回一局了。他雖然自幼習針,對于煉丹術并不大精通,但是有這以血祭丹的法子在,在短時間內哄騙過眾人的眼睛,贏了夏傾歌,那倒是不難。

    想著自己將揚名,單云存不禁勾唇。

    “爹,你放心吧,這次我一定會讓夏傾歌輸的一敗涂地。咱們單家的名聲,不會因為她而有半分的折損,只會越來越盛。”

    “好,好樣的。”

    單化臣聽著單云存的豪言壯語,瞬間雄心萬丈,他高興的連連點頭。

    “好了,別耽擱了,動手吧。”

    聽著單化臣的話,單云存微微點頭,他抬步向著那些孩子們走過去。

    那些個孩子都被關在這里有些時候了,他們看過別的孩子被放血,被取心,也沒少受鞭打和折磨,他們心里怕的厲害。現在看著單云存過來,就像是看著惡魔一樣,一個個的他們身子顫抖,想要后退躲避。

    可身后就是墻,躲無可躲。

    有好幾個孩子,忍不住抱在一起,哭了出來。

    那聲音,在夜里顯得那么刺耳。

    單云存聽著,心底不快,他忍不住冷聲道,“哭哭哭,哭什么哭?能為我煉出丹王付出一點血,是你們的福氣,少哭天抹淚的,晦氣。”

    冷冷說著,單云存便上前,抓住了一個孩子的手,一把將他扯到了自己的身邊。那孩子瞧著不過六七歲的樣子,身子很單薄,他倒是不哭不鬧,只是,一雙眼睛幽深深的看著單云存,里面帶著恨意。

    “啪……”

    單云存抬手便給了那孩子一個耳光。

    “誰準許你用這種眼神看我的,不知好歹的東西,再這么盯著我,我挖了你的眼睛。”

    “得了。”

    單化臣不想看這些亂七八糟的,他鐵青著臉道。

    “都什么時候了,還跟個孩子計較?趕緊的,別耽誤了正事。等到事情成了,總歸都是死,你還有什么怒氣宣泄不了的?”

    “是,爹。”

    單云存應著,隨手將孩子拽到了大缸的邊上,順手拿過刀子來。

    這時,就聽單化臣道。

    “我瞧著他瘦的厲害,估計也活不了幾日,放了血之后,將心挖出來,趁著活著還有點用處,早動手,別浪費了。”

    “爹,我明白怎么做。”

    單云存說著,臉上更多了幾許猙獰的笑意,他舉起刀子,隨即就要落下來給孩子放血。

    可是,還沒等動呢,就聽到外面傳來了鬧哄哄的聲音。

    還隱隱有火光,越來越亮。

    甩手將孩子推到一旁,單云存抬步到床邊上,看著外面的火光,他眉頭緊鎖,焦急的開口,“爹,貌似是丹房那邊著火了。”

    “走。”

    單化臣說著,便率先轉身往外走,單云存知道丹房的重要性,自然也急忙跟上。不過,到底也明白這房間的秘密不能外傳,單云存出去的時候,也順手將門鎖上了。

    那地上的孩子逃過一劫,掙扎著緩緩起身。

    可是,他還沒來得及回到大通鋪上,就聽到門外傳來了動靜。似乎是有人在……

    砍鎖!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