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武俠修真 > 前任無雙 > 第二六三章 有人看守
    秦儀怔怔看著他,說什么南棲家族沒打算派人進去,她是不信的,她很想問問,南棲家族是不是打算放棄秦氏?若真如此的話,那就請解除契約,她秦儀愿拿著這份利益另投其他家族,看有沒有希望。

    至少這份利益的價值能召集一群人去保羅康安吧。

    然而這種話她不能說,知道說了也沒用,事情不到最后徹底沒了戲,南棲家族又怎么可能交出來,怎么可能拱手送人,爛在自己手里也不可能去便宜別人。

    她身后的白玲瓏抿緊了嘴角,覺得南棲如安這話是敷衍,不能保證尋找幻眼人員的安全,還接應什么?

    靜默了一會兒,秦儀徐徐道:“公子,問題是羅副會長現在已經在幻境里,有人要阻止他找到幻眼,他現在可能就有危險。”

    南棲如安面有難色,最終嘆道:“秦會長,我很想幫你,也很愿意幫你,但是你應該明白,這種事不以個人感情為考量,一個家族的許多事情,尤其是牽涉太大的事情,不是一個人說的算的,哪怕我義父是家主,這種事也沒辦法獨斷專行,要考慮位列仙班家族子弟的意見,有些時候他們的意見甚至大過族長!”

    話說到這種地步,也算是坦白了。

    話里的意思,秦儀明白,那些大家族和培養出的位列仙班的家族子弟之間的關系是相輔相成的。

    朝中無人的話,再怎么家大業大也是空中樓閣,一陣風來隨時會垮掉,否則秦氏又何必獻上那么大的利益去巴結南棲家族,道理是一樣的。

    而那些家族子弟在朝中立足辦事,也需要家族的力量來支持。

    某種程度上,對那些大家族來說,錢都是次要的,只要權勢背景還在,就不怕沒錢,若是沒了權勢背景,在競逐游戲中,再多的錢也是保不住的。

    說完這些話,南棲如安也沉默了,他很清楚,仙庭趁機針對秦氏的跡象有點明顯,三大家族的覆滅便是前車之鑒,南棲家族有點怕了。

    第八代巨靈神的事,各大家族不少都卷進去了,那樣還好,畢竟是聚眾對抗,而秦氏的事南棲家族獨自和仙庭對著干的話,力量對比太過懸殊,實在是膽怯,一不小心整個南棲家族就會徹底完蛋。

    仙庭有意針對,憑仙庭的勢力,秦氏還想把幻眼給帶回來?基本上是沒什么希望了。

    面對這種情況,南棲家族怎么可能再投入巨大的力量白白損耗?

    家族決策很清晰,也很理智,做好了放棄秦氏的心理準備!

    現場的氣氛,頓時凝重,賓主雙方都無言以對了。

    ……

    溝谷山巒,林淵駕車緩緩降落在了最高的山巔,結果車剛停穩,車內三人便一起怔怔看著一旁石頭洞內走出的人,一個接一個的人走了出來。

    看身上甲胄,竟然是仙庭人馬?三人面面相覷。

    此地是燕鶯印象中的一個幻蟲生活區域,是去林淵指定點途徑的地方,既然是路過了,三人決定過來看看情況,能方便順手的話,不排除在這里解決問題的可能,哪怕是累積點針對幻蟲的經驗也好。

    車輛已經被十名甲士給圍觀了,為首一人伸手敲了敲玻璃窗,示意里面的人出來。

    林淵先對羅康安使了個眼色,之后三人都陸續開門下車了。

    為首甲士打量三人,問:“什么人?”

    羅康安笑著拱了拱手道:“在下羅康安,原來也是仙都神衛中的一員,之前進幻境時,才發現有一幫舊時同僚來了,相談甚歡,不知諸位是哪部分的?”

    他已經聽姚先功說過了,仙庭對就近人馬不放心,駐扎幻境的人馬大多都是仙庭的直屬人馬。

    果然,一聽是羅康安,再看羅康安長相,沒錯,曾經在花邊新聞上見過,的確是這位。

    十名甲士倒是有種意外之喜的感覺,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遇上這人,一個個的露了笑臉,都拱了拱手回禮,對羅康安的態度都顯得比較親近。

    還是那句話,羅康安顯了能耐聞名了,若是無名之輩,誰會把他當回事,正因為是有本事的人,在場諸位心里也都默認了他是仙都人馬中出去的一員,是曾經同袍中的一份子。

    “我們也是仙都那邊調過來駐守的。”為首甲士點到為止,沒有泄露這邊人馬的番號。

    “哦,原來是舊時弟兄。”羅康安一臉意外驚喜的樣子,頓顯熱情,二話不說,直接掏東西送禮物,從儲物戒里搬了堆東西出來,請大家笑納。

    眾人自然是推卻,為首甲士試著問道:“羅兄,跑這來是?”

    羅康安唉聲嘆氣道:“我現在不是秦氏副會長么,秦氏目前發生的事想必大家多少有些耳聞,這不是跑來找幻眼么。”

    果然如此,眾人又相視一眼。

    羅康安瞅瞅眾人反應,大咧咧道:“我說諸位,仙都神衛營那邊,還有我一票熟人,你們的上峰我搞不好也認識,我就不跟你們客氣了。如今兄弟有難,有點事向你們打聽,規矩我也懂,你們能說的就說,不能說的就別說,都別為難。還是那句話,我是來找幻眼的,我已經打聽了,這里應該有幻蟲存在,你們既然在這個地方,不知可曾見過幻蟲之母?”

    眾人目光互瞥,為首甲士猶豫了一下,覺得這事沒什么不好說的,回道:“不瞞羅兄,這里的確有幻蟲,不過我們來此以后從未見過什么幻蟲之母。”

    “這樣啊…”羅康安沉吟,之后撇過這事不提了,又與大家忽問姓名之類的。

    經過旁敲側問,方知他們過來也沒多久,幻境入口開啟前,他們才被調了過來。

    不止這里,六個幻蟲生存區域,仙庭都派了小隊人馬駐守,至于為何駐守,對方不肯詳說。

    閑扯的差不多了,接到林淵的眼色示意,羅康安就此告辭,說是相信他們的話,既然他們說沒見過,他也就不在這里瞎費工夫了。

    不過告辭前留下了自己的聯系電話,硬塞給了為首甲士,“秦氏商會在昆廣仙域還是有點影響的,以后諸位到了不闕城,或者到了昆廣仙域,記得聯系我,我一定好好招待!有什么事都可以聯系我,只要是我能辦到的,一定盡力而為,大家伙都別跟我客氣。”說罷走人。

    為首甲士立刻拉著他,指著地上的一堆東西,“羅兄,規矩你也知道,這個不合適,還請收回。”

    羅康安揮手甩開他,“我也不是給誰都送東西,實在是看到舊時同袍心里高興,我送出的東西,沒收回的道理,你們若是嫌棄,扔掉便是。”說罷開門鉆進了車內。

    林淵進了駕駛位,沒二話,直接駕車升空而去。

    山頂上的一群人只好拱手目送,待車輛飛走沒了影,一群人又開始翻騰羅康安留下的東西,想看看都是些什么玩意。

    為首甲士則是第一時間聯系上面,告知找幻眼的羅康安來過,還留了堆東西給他們,問如何處置……

    車內貼窗看了看下面環境的燕鶯,回頭問道:“六個幻蟲生存區域,仙庭都派了人看著,看起來又不像是要阻止的樣子,什么意思?”

    “媽的,還能是什么意思。”羅康安沒好氣一聲,有些情況燕鶯不清楚,他卻是清楚的,說道:“找幻蟲之母肯定有動靜,仙庭派人在此,不就是想知道有誰搞走了幻眼,好下手搞事唄。倘若仙庭從中作梗,我們找到了幻眼能回得去嗎?”

    “每個地方都有這樣一小隊人馬看著。”林淵嘀咕了一聲,回頭問燕鶯,“有沒有辦法在不讓這些人察覺到的情況下動手?”

    燕鶯略作沉吟,“幻蟲的獵食區在地面,但真正的生存區域其實在地下,我們要找到入口進入才行。地面上,瞞過看守的耳目進入幻巢,問題應該不大,關鍵是地下。幻境無黑夜,烈日當空,各種生物以色彩變幻自衛或攻擊,能破除那些變幻,便沒有太大的危險。

    烈日之下的地下,卻是另一個浩大的黑暗世界,最危險的地方反倒是地下。地下是許多怪獸的巢穴,有些甚至就以幻蟲為食,很多生物在迷宮般的地下世界是相生相伴的關系。地下的情況也非常復雜,就算是精通遁地術的人也夠嗆。

    除非我們能順利深入地下,不出現任何其它情況,否則一旦動手的話,入地太過膚淺,很難保證打斗動靜不為外界察覺。你要知道,跑進了各種怪獸的巢穴中,那些怪獸必然是不要命的進攻入侵者的,仙庭派出大量人馬尋找幻蟲之母也落得個損失慘重,便是這原因。”

    林淵思索了一下,“既如此,那就盡量吧。”

    飛行了小半天后,臨近下一個目的地,還有幾十里的樣子,飛行車落地了。

    燕鶯讓兩人在此等著,她要先去查探一下情況,要先找到此地的仙庭人馬在什么位置。

    打開車門一出去,她瞬間化作了一只幻境內常見的大型飛禽,迅速騰空而去。

    對服食了黑白果的二人來說,只是初始的視覺錯覺,待定睛一看,又破除幻覺看到了本真,看到的是燕鶯本人騰空飛去。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