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獵魔烹飪手冊 > 第一百二十章 吞星?(求訂閱~求月票~)
    甜味彌漫在舌尖。

    杰森本能的一嘬。

    一股熟悉的清爽、甘甜味道就充斥在了口腔中。

    幾乎減低的飽食度迅速增多。

    身上的傷勢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同時,碩大的隕石,似乎縮小了一圈。

    呼吸間,杰森清醒了過來。

    咬著這截翠綠色的笛子,杰森下意識頭一拽。

    頓時,這截‘塞雷克斯之笛’就被拔了出來。

    一道道裂紋則開始從被拔出的位置彌漫開來。

    咔、咔咔!

    清晰的脆響中,明顯縮小了一圈的隕石,直接崩碎。

    叼著‘塞雷克斯之笛’的杰森一愣。

    他已經做好了承受隕石重壓,再次粉身碎骨的準備了。

    可,

    隕石怎么碎了?

    杰森不解。

    但隨即就被食物的甜美所吸引了注意力。

    真好吃!

    而且,與之前不同的時,此刻的‘塞雷克斯之笛’能夠咬動了。

    清脆爽口,有點像鹽漬菠蘿。

    但卻還帶點薄荷味。

    嘎吱、嘎吱。

    杰森愜意的閉著眼,咀嚼著,享受著。

    沉浸在美食中的他,沒有看到那些從較小飛艇中爬出的人,正一臉震撼的看著他。

    這些人都是來自新聯邦。

    對于杰拉德他們都不陌生。

    甚至,他們中的大多數本來就曾在杰拉德的麾下作戰。

    在剛剛,沒有了‘吹笛人’的控制后,他們全都清醒了。

    雖然無法改變各自飛艇墜落的結局,但是依靠著飛艇自帶的安全設備,全都幸免于難。

    但是,當他們爬出飛艇的時候,那被‘吹笛人’座駕‘巨大飛艇’稍稍阻擋的隕石,就這么的當頭砸下。

    逃過一劫,卻又面對粉身碎骨的境地。

    這些人的絕望可想而知。

    但就在這個時候!

    他們看到了杰森。

    看到了面對著隕石,一步不讓,直接跳起‘撞向’隕石的男人。

    在他們的這個角度去看,暫代杰拉德的杰森就是直接撞向隕石的。

    那一刻他們為之敬佩。

    ‘金色獅鷲’杰拉德!

    尤其是曾為杰拉德麾下戰士的人們,更是從心底回憶起了,每一次面對兵強馬壯的舊聯邦時,杰拉德悍不畏死的沖鋒。

    可這一次不一樣啊!

    這一次是隕石啊!

    但……

    能夠和這位大人死在一起。

    也總比被控制后,無知覺的死亡的好。

    這些曾經的戰士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剩下的人,相視一眼后,也無奈的做出了選擇。

    他們不想死。

    可誰又能夠扭轉這一切呢?

    他們不帶任何希望的看著那個沖向了隕石的男人。

    接著?

    隕石碎了。

    在一陣陣清脆的響聲中,這碩大的隕石,就好像是從高空墜落的西瓜般,就這么的碎裂了。

    碎裂的隕石,雖然依舊對海港造成了破壞。

    但并不是毀滅性的。

    甚至,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遠遠不如這些較小體型的墜落飛艇。

    這些人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男人。

    眼中的震驚,幾乎要凝結為實質。

    心底的驚駭,則讓他們感到呼吸都要停滯。

    片刻后,曾為杰拉德麾下一員的卡爾德動了。

    這位曾經的戰士,沖向了自己的統帥。

    在杰森面前三米處站定后,直接一個軍禮:

    “‘敢死團’上尉卡爾德,向團長報道!”

    這一個軍禮。

    這一聲團長。

    頓時,喚醒了其他人。

    他們自動組成隊列,齊齊的跑步向杰森。

    “‘敢死團’中尉瓦克特,向團長報道!”

    “‘敢死團’中尉賈爾斯,向團長報道!”

    “‘敢死團’少尉奧利斯,向團長報道!”

    ……

    一聲聲的報道,在這片城市的廢墟中響起。

    那些不曾是杰拉德麾下的戰士微微一愣后,頓時,加入其中。

    “‘第一騎兵團’中校普利芬,向將軍閣下報道!”

    “‘第三步兵團’少校艾莫德,向將軍閣下報道!”

    “‘新聯邦研究所’上校希爾,向將軍閣下報道!”

    ……

    這些人選擇稱呼杰拉德在新聯邦時的軍銜。

    小貓崽兒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

    為了去救萊昂,小貓崽兒、艾倫、泰戈直直的沖向了紐德墜落的地方。

    值得慶幸的是,萊昂只是重傷,并不致命。

    紐德則是脫力昏迷。

    然后,當他們將兩人背起來的時候,隕石墜落了。

    因為紐德墜落的位置,他們是在極遠的地方看著隕石墜落的一幕。

    他們也看到了杰森一躍而起的模樣。

    他們更看到了杰森一頭撞碎隕石的模樣。

    他們還看到了在撞碎隕石后,杰森一臉享受的模樣。

    “瘋子!”

    “可怕的瘋子!”

    身形肥碩的泰戈忍不住的喃喃自語著。

    瘦長的艾倫則是沉默不語。

    做為狼堡的繼承人之一,他一向以瘋狂著稱。

    但是,和那個頭撞隕石的人相比,實在是差的太多了。

    “杰森嗎?”

    “真是令人顫栗的名字。”

    狼堡繼承人低聲說道。

    這里面最震驚的就要數小貓崽兒了。

    他一直想不明白彼得斯為什么會心甘情愿的給杰森當車夫。

    而在看到剛剛一幕的時候,小貓崽兒似乎懂了。

    然后,

    小貓崽兒就發現彼得斯不見了。

    剛剛還在他身邊的彼得斯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彼得斯呢?”

    小貓崽兒問道。

    “那兒。”

    狼堡繼承人指了指遠方。

    在那里,‘貓洞’劍士拿著一襲斗篷,披在了杰森的身上。

    恰到好處的,杰森清醒了過來。

    要不是彼得斯送來了斗篷,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坦然面對好幾百人的圍觀的。

    “謝謝。”

    杰森向著‘貓洞’劍士道謝。

    “為您效勞,是我的榮幸。”

    彼得斯回答著。

    并不是謬贊。

    而是發自心底的。

    在目睹了杰森撞向隕石的時候,這位‘貓洞’劍士心中的震撼是無法用言語說清楚的。

    就如同他一次次的看著杰森沖鋒的背影,一次次的看著杰森直面死亡。

    每一次都是震撼的。

    當這樣的震撼積累后。

    崇拜不可抑制的出現了。

    ‘貓洞’劍士認為杰森身上有著自己所沒有的一切品質,是值得他去學習的。

    因此,下一刻,這位‘貓洞’劍士后退了一步,微微鞠躬行禮后,就默不作聲的站在了杰森的身后。

    杰森沒有理會彼得斯。

    也沒有理會眼前這些恢復正常的新聯邦戰士們。

    他現在就一個疑問。

    隕石是怎么碎的?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