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寒門商途 > 第701章 畜生
    李工在猶豫,看了看馬崇光,再看看陳慶臉色變幻。

    “看樣子你不不想動手了。”鐘山的手再用力,陳慶立刻嘶吼起來。

    這一刻,餐廳里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能聽到的只有陳慶的慘嚎。

    “感覺疼么??”鐘山嘴角掛著冷笑,目光毫無波瀾。

    “你……”李工不可思意的望著鐘山,怎么也不敢相信,這是一個窮屌絲竟然真敢下狠手。

    “別動手,我打。”這個時候,李工反應了過來,立刻按住了馬崇光:“對不住了哥們。”

    啪啪啪.....

    清脆的響聲入耳,馬崇光的臉色瞬間紅腫起來,每一下都沒有留余里,抽下的同時帶著血水。

    馬崇光凄厲哀嚎,拼命掙扎,但是李工是練過的,力氣極大,死死的按著他繼續狂抽。

    “我好像沒有聽到有人喊自己是畜生。”這時候鐘山的聲音輕飄飄的傳了過來。

    “鐘山,我曹尼瑪的。”馬崇光的聲音無比的怨毒。

    鐘山頓時笑了:“還這么有精神,看樣子下手還是太輕了。”

    啪啪啪....

    李工更加用力了,一邊抽一邊招呼馬崇光喊自己是畜生。

    沒辦法,現在陳慶在鐘山的手里,如果不喊,陳慶出事他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我是畜生。”馬崇光低著頭喊道。

    鐘山一臉笑瞇瞇的說道:“你說什么,我沒有聽到。”

    “我是畜生。”馬崇光聲音提高起來,雙目直勾勾的盯著鐘山,那神色恨不得要扒了鐘山的皮。

    “對了,就是這么喊,你繼續抽吧。”

    在座的人頓時一臉駭然,看著李工的巴掌落下,聽著馬崇光喊自己是畜生,這一幕實在讓他們無法相信。

    “啊啊啊……”接連挨上技術巴掌后,馬崇光的五官都疼得扭曲了,臃腫的臉全是血跡。

    “放過我吧,我求求你了。”

    話落的同時,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馬崇光身子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這個時候尊嚴這些東西都是狗屁,他只知道繼續讓李工抽下去,準毀容。

    所以他希望跪下去后,能夠獲得鐘山的原諒,盡快擺脫這痛苦。

    “放過你?”鐘山冷冷一笑:“行啊,跪著從這里爬出去。”

    爬出去?

    馬崇光瞳孔一片陰寒,緊咬的門牙咯嘣咯嘣作響。

    “怎么,你不想要這難得的機會嗎,那就繼續抽吧。”

    鐘山的聲音很淡,但是馬崇光聽完臉再一次綠了。

    “好,我爬。”馬崇光一咬牙,直接跪著爬了出去。

    今天從這里爬這出去,以后什么臉面都沒有了。

    但是不爬,沒的是命,所以他不得不選擇爬出去。

    “小子,現在我們都按照你的一切要求去做了,趕緊放人。”李工嘶吼。

    “給你。”鐘山咧起嘴,直接將陳慶扔了出去。

    “找死。”李工臉色一冷,立刻沖了過來。

    “我勸你還是先帶他去醫院吧,再動手我保證你會像馬崇光這樣,跪著爬出去。”

    鐘山的聲音不大,但是李工卻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因為他看到了鐘山身后多了十幾名彪形大漢,一個個氣息都非常的強悍。

    “帶我去醫院。”陳慶也是一震哆嗦,立刻吩咐道。

    兩人離開后,鐘山也帶著人離開了。

    市中心醫院,頂級VIP病房。

    “怎么會這樣的,誰動的手。”一名中年男人看著躺再病床的陳慶,聲音冷得刺骨。

    男人身高一米八幾,一身名牌,頭發打理的一絲不茍,說話的同時,身后的幾名隨從紛紛低頭頭。

    他就是陳龍,漢東省赫赫有名的陳氏集團董事長。

    兒子被打,他推掉了所有會議,第一時間趕到了吳深市,眼前的這一幕讓他極度憤怒。

    在漢東向來只有他陳家欺壓別人,被人欺壓還是頭一次。

    陳龍的面前李工跪著,臉色一片蒼白。

    從陳浪進來到現在,他已經跪了有半小時了,腦門上全是冷汗。

    他作為陳慶的好朋友,陳慶出事了他卻安然無恙,所以陳龍很憤怒。

    “陳董,剛剛得到消息,動手的人叫鐘山,是唐氏集團的首席行政總裁。”李工顫抖的說道。

    “想辦法做掉他,不然我就做掉你。”陳龍冷冷的丟下一句,然后帶著眾人離開的病房。

    李工長松了一口氣,頓時扶著沙發坐了下來。

    “該死的鐘山,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

    松了一口氣后,李工的五官再次陰冷起來。

    鐘山回到辦公大樓,屁股剛坐下,陳瑤和李冰就走了進來。

    “鐘總。”陳瑤欲言又止。

    “坐吧,有什么事嗎?”

    “鐘總,今天給你帶來麻煩了。”陳瑤想到了陳氏集團的勢力,一臉擔憂。

    “沒事,事情不是因你們而起,不必自責。”鐘山擺擺手一臉無所謂。

    到現在都沒有警察上門,說明對方想暗中出手了。

    “陳慶不好惹,陳氏集團五六百億的大集團,我擔心他們會報復咱們公司。”陳瑤說道。

    畢竟這么大的集團,要調查一家公司是非常簡單的。

    鐘山淡淡一笑:“放心好了,陳氏集團要報復,就讓他們來好了,你們安心回去工作,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陳氏集團說到底只是在省里有些影響力,但在這種地方卻絲毫沒有什么作為,真要暗著來,自己可以掌握證據反擊。

    明著來搞商業競爭,鐘山更不怕。

    在南頭區這邊幾乎是唐氏集團說了算,如果你陳氏集團硬要插上一腳,那就是羊入虎口。

    看著鐘山的神色,陳瑤頓時松了一口氣,也暗嘆自己跟對了人。

    從鐘山的話語中不能發現,鐘山是非常袒護她的,不會損害她的利益,這點非常難得。

    若是換成其他老板,在面對這么強悍集團,絕對會毫不猶豫將她拋棄,畢竟為了個職員得罪一個集團,這筆賬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會算。

    “鐘總,謝謝你。”陳瑤的眼圈有些泛紅。

    李冰也是暗自點頭,她原本跟過來是想看看鐘山怎么表態,然后再商量著解決的。

    現在看來他們都多想了,鐘山根本直接將事情全部攬下。

    “謝什么,你是我公司的總裁,計算賣我自己也不能讓你手委屈啊。”

    鐘山一句話,頓時讓兩人破涕為笑。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