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我夫君實在太謙遜了 > 第089章 快給我們機緣吧
    許久,那種感覺消失,蘇離睜開眼,他非常清晰的知道,他的眼眸深處,兩道劍意隨著雙眼睜開,而逐漸隱退。

    “烈陽劍意……原來是這樣的劍意。”

    “只有修煉到了《烈陽九劍》第六重,才會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劍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劍意。”

    “難怪我將《雷光遁龍步》修改到第六重,身體如此遭罪,這是特殊功法開始與對應的天賦結合啊。”

    “也就是說,我需要弄到一種雷霆方面的天賦,才可以真正的釋放出《雷光遁龍步》的真正威力。”

    蘇離結合系統智能的分析,很快得出了結論。

    在這種‘輔助’上,系統從來不皮,這是蘇離非常滿意的一點——大事上,沙雕系統很給力。

    蘇離看了他的戰力一眼——果然,這次,他的戰力,直接從388927,提升到了459213,直接一舉增加了七萬多的戰力!

    系統的完好度,也達到了1.05317%。

    對于這般結果,蘇離已經極為滿意。

    ……

    晚上,四小時的‘悟性’時間結束,眾人的實力也有了極大的提升。

    其中,云青濯的境界,從玄元境五重,突破到了玄元境六重。

    而方月巖,也從玄元境三重圓滿,突破到了玄元境四重。

    其余眾人,雖然沒突破,但是提升極大——至少,各種身法方面,進步極為驚人,逃跑的能力大幅度提升。

    接下來,鎮魔符問題也已經實戰演練完畢。

    隨后,眾人開始共享老君山的信息情報,并逐一單獨分析思考。

    凌晨四點,蘇離開始與眾人商討解決問題之法。

    早上八點,盡管有一些問題暫時沒有更好的解決之法,卻也給了眾人足夠的心理準備。

    一旦遇到那種情況,眾人已經達成了‘退’的共識

    接下來,蘇離著重的分配了眾人的部分‘職責’,完全的利用眾人的特長,進行一些分工。

    比如負責防守的、負責攻擊的、負責牽制的該怎么做等等,讓眾人形成一定的協作意識。

    隨后,蘇離又強調了兩點——一點就是足夠的團結,一點就是足夠的穩健,不要貪功冒進。

    將系統幫忙分析出的各種‘隱患’,各種‘穩健’的要點都反復交代之后,一行眾人,才終于出發了。

    而很明顯,這一次的隊伍,哪怕是很挑剔的云暖陽,都清晰的感覺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穩一些。

    新的一天,云暖陽已經走出了抑郁的狀態,心情也是極好。

    所以,他再次拿出了那枚如手掌般的令牌。

    這令牌,昨天蘇離等人研究了很久沒什么異常,但云暖陽覺得,這東西,就是他此行的絕世機緣。

    這令牌,是和鎮魔古絹帛一起出現的,還被古絹帛包裹著,顯然是一件奇物。

    云暖陽一邊拋著玩,一邊目光四顧。

    ……

    烏桑鎮也很大,從鎮守府前往老君村,全速前進,都得將近兩個時辰。

    正午之時,蘇離一行人終于達到了老君村。

    老君村的環境很是荒涼,村里已經從最開始的近千戶人家,沒落到現在的兩百戶人家左右。

    這剩下的,幾乎都是老弱病殘——不是大家不想走,而是,身為普通人,在這種世界,走,又能走到哪里去呢?

    蘇離選了一座小山,帶領眾人登上了山頂,看向遠處的老君村。

    在這個位置,老君村就像是一個蜷縮著、躺在地上的老漢一樣——而這老漢,還是瘸了一條腿的老漢。

    那瘸腿的部分,正好是老君山所在的地方。

    是以,整體看起來,老君山就像是一座矗立的巨型重刀,直接斬在了那名老漢的腿上一樣。

    老君村很大,可是在老君山面前,就像是只螞蚱般。

    蘇離將功法運轉于雙眼,看了足足十來分鐘。

    原本普通的環境,看得越久,他便覺得,越發恐怖。

    “小暖子……云兄,這次行動,你不要提供任何意見,也不要說話——云兄你在做什么?”

    蘇離心中更多了幾分警惕之意,是以本能的警告云暖陽,讓他不要浪。

    可他話剛說完,才發現,云暖陽不時將手中的令牌拋出,同時再次接住。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每一次,在陽光下,令牌的影子都會很奇怪的遁入云暖陽的雙眼之中。

    云暖陽,也因此似乎讀懂了令牌之中更多的信息。

    “成了!”

    云暖陽根本沒有聽到蘇離的話,忽然興奮的大喊一聲,同時直接道:“我回答,我都回答了,快給我、給我們機緣吧!”

    云暖陽這話一出,莫說是蘇離臉色一變,就算是冷秀翎,也瞬間渾身氣息冰冷了起來,同時,一股冰霜寒氣立刻逸散四方。

    “轟——”

    便在此時,云暖陽手中的令牌直接炸開,形成了一股強大的能量,席卷四方,并直接將整個小山丘震得坍塌了。

    地面炸開,一片巨大的天坑出現在了原地。

    而蘇離一行人,全部消失了。

    ……

    蘇離等人從那種恐怖的‘鎮壓’狀態清醒的瞬間,就發現,天地間,化作了一片暗紅色。

    天空,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

    雨水中,散發出一縷縷腥臭的氣息。

    地面,是腐爛的淤泥和暗黑色的雜草,氣味十分難聞。

    遠處,一股股發霉的、伴隨著死蛇般的臭氣,不時傳來。

    “呼——”

    蘇離呼出一口悶氣,臉色發黑的看著云暖陽,心情簡直是嗶了狗。

    他是準備了很多緊急應對方案。

    但是,云暖陽這一下來得太過于匪夷所思——所以,之前所有想到可能發生的事情、所有拿出來應對的方案,全部付諸東流。

    “蘇賢弟,蘇首領,機緣,機緣來了!”

    云暖陽回過神來,格外的激動,同時,也有那么一點點的不安——當然,這一點點的不安,他肯定不會表現出來。

    他難道會讓蘇離知道,他內心也慌的一批嗎?

    “機緣?你可閉嘴吧你,你簡直是有毒!”

    蘇離不想說話,他看了看身邊,還好他娘子方月凝和鐵憨憨鶯鶯在,不然這要是被意外的分開了,那可就得哭了。

    “這雨水,好重的血氣啊,不過沒有毒素。這種環境不像是詭域,更像是一種古遺跡里的陣法領域。”

    云青濯伸手接了點雨水,并拿出了幾個瓶瓶罐罐的東西,簡單測試了一下,接著又品嘗了一滴雨水,然后得出了結論。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