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我夫君實在太謙遜了 > 第100章 毒奶真毒
    蘇離簡直是目瞪口呆。

    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他很清楚,之前安鳳雅這五人是非常兇殘的,甚至--蘇離有種感覺,對方存了一種‘貓戲老鼠’的心態。

    可,當云暖陽、云青濯兩人從隊伍最后走出來之后,這五人的態度簡直是天翻地覆!

    那簡直像是老鼠見了貓似的!

    這云暖陽,做什么事情了?

    “你挖他們家祖墳了?”

    蘇離好奇的問了一句。

    云暖陽嘿嘿一笑,道:“沒,其實就是曾經遇到過幾次,他們想拿我當先驅者,然后遭遇過幾次大規模的詭異事件罷了。”

    蘇離:“哦?”

    云暖陽:“就是他們原本十八人的團隊因此而死得剩下五個而已,沒什么的。”

    說起這事情,喲暖陽也是一臉嫌棄的樣子。

    蘇離:“……”

    蘇離:“就是說,你之前處理詭異事件,遇到過他們,然后混團?然后他們出事了?”

    云暖陽:“差不多是這樣,但并不是混團,而是,他們拿我們隊伍里的伙伴當犧牲品,用來去探路,試探危險,測試詭異,然后我就自告奮勇帶了幾次路而已。

    那女人,安鳳雅那個強勢的娘們,就有一次被一只妖詭差點給砍掉了腦袋。

    她臉上留下的那道疤,就是妖詭弄的,連頂級的紫元丹,就治不好。”

    蘇離聞言,已經意識到,別人為什么看到云暖陽,立刻跑路了。

    這是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陰影啊!

    不過,蘇離也好奇--你把別人坑成這樣,別人不敢殺你?

    云暖陽見蘇離有些震驚,立刻十分得意:“蘇賢弟是覺得,既然他們這么慘,為什么不對我動手對吧?”

    蘇離沒說話--別人這么慘,不是難你倒霉導致的?

    “這蘇賢弟就有所不知了,呵呵,出言威脅我云暖陽的人,不是沒有,而是很多;而要殺我的人更多,但是每一個放出狠話的人,都死了!

    就比如說,在那安鳳雅的隊伍里,先前有七名伙伴不信邪,威脅我,結果我說了句——等你們從詭異手中活下來再說吧,可千萬別死無全尸啊。

    結果,他們全部死在詭異手中,那死的老慘了。

    真的是,別說全尸,就是一點肉沫都沒剩下。

    然后上次,那安鳳雅罵我一個伙伴丑,我就說她也美不了半個時辰,結果……結果你們看到了。”

    云暖陽嘿嘿笑著,對于這些事情,似乎也很自豪。

    蘇離聽得目瞪口呆。

    而施心恒和冷秀翎等人,也顯出了異色。

    反而,云青濯和方月凝、方月巖等人,似乎都很淡定?

    是習慣了,還是?

    蘇離看向云青濯的時候,云青濯輕輕點了點頭,道:“我哥在這方面,倒是說的挺準的。”

    云暖陽道:“呵,其實吧,我有預感,這次,這老君山肯定得變異,出現什么深淵、夢魘死亡石屋之類的極致兇險,然后將這五個家伙全部困在里面。

    我估計,還會有強者或者是特殊存在出面,將他們全部殺死!

    呵,有我云暖陽所在的地方,那些敵視我的修行者想要獲得好處?

    不存在的!

    就像是上次,溧河村,那安君侯姚姝妍那么厲害,他們獲得機緣了嗎?

    顯然是沒有的,不然他們何至于那么氣急敗壞?”

    云暖陽又開始大放厥詞。

    只是,聽到他的話,蘇離反而懵了。

    話說,上次安君侯和姚姝妍勞心勞力,到最后的確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是巧合,還是真的啊?

    蘇離再次想到了一件事——在云暖陽進步之后系統獎勵出了‘小氣運符’!

    想到這里,蘇離的表情也有些精彩了起來。

    隨即,他仔細回想了一下云暖陽剛說的話,頓時,他直接生出了一股透骨的寒意。

    “你說話既然那么準,那你說這次‘這老君山肯定得變異,出現什么深淵、夢魘死亡石屋之類的極致兇險???”

    蘇離回過神來,隨意一字一句的問道。

    云暖陽也被說懵了。

    “我……我我這不是說他們嗎?”

    云暖陽說著,臉上也顯出了一絲驚慌之色。

    “要……要不我……我們退,退回去?”

    方月巖小聲的、結巴的道。

    他此時已經明顯慌了,已經有了強烈的危機感。

    云青濯此時也回過神來,她終于意識到,之前那位擅長算計的陣法大師為什么要讓她哥哥云暖陽閉嘴了。

    這還能忍?

    “哥,你!你不是答應我,再也不瞎說話嗎?這么久都沒瞎說,今天怎么就又開始胡說八道了!!!”

    云青濯的語氣已經帶著一股寒意了。

    “我……我也只是圖一時痛快,沒忍住就……”

    云暖陽也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

    蘇離撫額——這毒奶是真毒,毒了別人,也把自己陷進去了啊!

    這果然是真·刺激!

    蘇離狠狠瞪了云暖陽一眼:“你這是‘胡說一時爽,一直胡說一直爽?’”

    云暖陽快哭了:“蘇賢弟,快別說了。”

    蘇離有些狐疑的看向前方:“他們向前面走了?”

    蘇離看向安鳳雅那五人離去的方向,忽然心里生出了強烈的同情。

    雖然已經看不到他們了,但蘇離確信,五人已經留下了風蕭蕭兮易水寒的背影。

    “是的,應該已經開始上山了。”

    方月凝倒是沒太在乎——有夫君在,她的“天”就在,就特有安全感。

    畢竟,白天她是扶夫魔,晚上她是扶弟魔。

    “他們好像也沒事呀。”

    鐵憨憨方鶯鶯忍不住開口了。

    眾人面面相覷,隨即看向了遠方。

    “轟——”

    整座白山忽然猛的一震,然后前方的大地猛然凹陷了下去,如忽然出現了一片超大的天坑。

    地面坍塌,龐大的震蕩波,呈現出一圈圈巨大的漣漪,并以極致的速度沖向了蘇離等人所在的方向。

    “來了。”

    云青濯嘆了口氣,狠狠瞪了云暖陽一眼,道:“從現在開始,哥你就別說話了吧。看來我的‘金針啟賦’試驗哥哥還沒做夠,下次一定要讓哥哥做個夠!”

    云暖陽聞言,猛的打了個冷顫,臉色一片蒼白。

    “青濯,我,我錯了,我,我再也不瞎說了,還是不要再做了吧,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云暖陽快哭了。

    那‘金針啟賦’的實驗,顯然已經讓他有了極大的心理陰影。

    兩人說話之間,那坍塌的巨浪氣息,便已經撲面而來。

    這種速度,實際上已經是避不開的了,所以蘇離也只能無奈的讓大家啟動鎮魔符。

    現在,大家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被動的防御了。

    至于云暖陽——蘇離已經不打算和他聊天了。

    畢竟,這事情有些沉重,美好的穿越生活,不該就這樣的結束。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