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潛行追兇 > 第241章 危機之夜
    啤酒零食燒烤,當江俊彥和曹姚將這些東西擺放在馬如滿面前時,這個家伙確實看餓了。從被逮到到現在,他還一點東西都沒吃。這會剛剛被松綁,便馬上大快朵頤填飽肚子。當然,這個待遇并不是輕易享受,他得合作。

    江俊彥更加熟悉應對這種無賴,他知道馬如滿這些人心中所想,也明白如何取得他們的“信任”,獲得想要的信息。一晚上的套話,江俊彥看見了曙光。另一邊,卓樂峰也從何萬春口中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此刻時間已經是夜里十二點多,卓樂峰、江俊彥、曹姚和張文寶支撐著疲倦的身體坐在房間內,他們需要馬上將馬如滿和何萬春的信息匯總。

    江俊彥道:“馬如滿已經交代,對方用他老婆和孩子要挾,逼其就范!”

    馬如滿并沒有結婚,但是他之前有個女朋友,而那個女人替馬如滿生了一個孩子,直至不久前馬如滿才知道孩子的親生父親其實是自己。雖然馬如滿一生渾渾噩噩一事無成,但是他還不想讓自己的親生骨肉出事。

    曹姚補充道:“馬如滿說他什么也沒給過孩子,可他也不想孩子因為他而出事。所以他只有確定孩子安全后才答應和我們完全合作。現在他只是承認他確實參與了謀殺郭明達的行動,且他原本想要繼續留在郭明達馬仔處散播不利于吉祥街和余友泰的消息。只是他沒想到俊彥哥和豹哥去的那么快。”

    張文寶感嘆:“所以如果我們沒有第一時間找出馬如滿,現在馬如滿恐怕已經挑撥吉祥街和余友泰的人大亂斗了。這個混蛋,差點著了他的道。”

    “他只是棋子,背后的人才是關鍵!”卓樂峰道,“根據何萬春所言,并非是他要找鄭栓義,而是馬如滿故意讓其去找鄭栓義,加上馬如滿的交代,現在我們可以肯定馬如滿在何萬春的問題上撒了謊。”

    因為馬如滿還在局中,所以他并不能主動聯系鄭栓義做誘餌,以免后續惹來麻煩,所以他需要有一個中間人,這個中間人便是何萬春。馬如滿借何萬春找到鄭栓義做事,其實就是馬如滿自己想要鄭栓義去做餌。

    當晚,馬如滿用常用拍馬屁的方式假借請郭明達吃飯喝酒消遣來到吉祥街附近,其間他還故意接到鄭栓義的電話,讓郭明達知曉鄭栓義有還錢的打算,只是言語頗多不滿,有刺激挑釁馬如滿實際上就是刺激挑釁郭明達的意味。

    到了十一點多,他接到又鄭栓義電話。電話中鄭栓義告知馬如滿如果有膽量就來吉祥街里拿錢。馬如滿故意讓郭明達聽到這段對話,也信誓旦旦的讓郭明達稍等,隨后自己先去取錢。

    只是去了沒多久,馬如滿說這邊有點小麻煩,想請鬼手哥出面處理下。郭明達心想馬如滿是替自己做事,所以為其出頭也是自然。再加上馬如滿說沒啥大事,只是小事,也不用其他人幫腔,自己便按照馬如滿所言進入吉祥街,最終走向洗馬潭。

    但是那會馬如滿、鄭栓義都沒有出現在洗馬潭,那里其實就是一個陷阱。

    卓樂峰分析道:“從馬如滿給郭明達打完電話之后,馬如滿、鄭栓義和何萬春的任務其實就已經完成了。接下來便是刺客出現刺殺郭明達。馬如滿背后那人很聰明,故意用馬如滿和鄭栓義演戲,還多加一個何萬春混淆視聽,讓郭明達完全沒有防備。因為馬如滿有把柄在手,再加上幕后人還需要馬如滿撒播消息,所以幕后人還不至于馬上殺他滅口。可參與其中的何萬春和鄭栓義是個麻煩,幕后人需要他們永遠閉嘴。于是第二天,鄭栓義被殺,何萬春察覺到不妥后,很警覺自己躲了起來。何萬春并不知道幕后人是誰,但是他清楚馬如滿是重要一環。而馬如滿知道幕后人是誰,但是現在他不會多說。”

    “我們雖然弄清楚了郭明達死亡過程,可我們現在還不清楚真正的兇手是誰。”江俊彥微微有點酒精上頭,摸著額頭道,“一個刺客,一個殺手,都是高手,要殺一個郭明達不至于如此興師動眾,很顯然,只能是幕后人身份特殊,他的能量很大,能輕易動用這些資源。”

    卓樂峰道:“我同意你的看法,從我和殺手的交手來看,這人不簡單。”

    “會不會又是有人從黑網找來的高手?”江俊彥想到切茜婭的例子!

    “不排除這種可能,可如果是從黑網找來的高手,意味著能找他們的人也不簡單!”

    “額,啥是黑網!”

    全場只有張文寶之前并未了解切茜婭,他可是一頭霧水。

    卓樂峰也不想解釋,道:“所以我們其實可以分析出,誰可能是幕后黑手。”

    “誰?”張文寶又是撓頭發問。

    心中有答案,但是不會在此刻說出,因為這個答案可不簡單。幕后人顯然想要局面亂起來,所以,卓樂峰現在還不能讓局面亂套。

    在無法盡快鎖定兇手,也不能將真相馬上解開的局面下,卓樂峰和江俊彥需要穩定局面。幕后人想要吉祥街和余友泰成為對手,但現在,卓樂峰和江俊彥不能和幕后人的意愿,越在這個時候,吉祥街和余友泰越應該站在一起。

    “江俊彥、張文寶,你們回去要想盡一切辦法勸說華天安,在未來幾天時間內,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要避免沖突,特別是和泰哥以及鬼手哥手下的糾紛。我也會馬上回去說服泰哥,讓其這段時間安撫手下。幕后人既然已經開始行動,意味著他還要做些大事,我們等他自己跳出來吧。”

    “他還要做什么大事?”這次輪到曹姚和張文寶一起發問。

    只有江俊彥靜靜的看向卓樂峰,從對方的言語中,他知道卓樂峰有所隱瞞。他和卓樂峰心中都有幾個名字,只是卓樂峰恐怕知曉的內情更多,所以他更清楚這次指向是誰。而卓樂峰隱瞞著真相,這個真相可能帶著巨大的危機。

    一天時間過去了,郭明達死亡的消息終于開始發酵。天一亮,郭明達的手下就已經開始和吉祥街的人產生沖突。

    早就預料到這個局面的卓樂峰此刻已經在余友泰的辦公室中,凌晨他已經給余友泰打過電話,而此刻他需要當面向余友泰說明情況。

    另一邊,江俊彥和張文寶也已經在華天安的辦公室,除此之外,根據之前他們和卓樂峰的約定,吉祥街會派人保護何萬春,同時又以扣押的名義保護馬如滿,也在暗中觀察馬如滿孩子的情況。

    有人在挑動各方神經,甚至到了老大出面都不能壓制的局面。警方也在這一天忙的不可開交,好幾處的沖突讓警方如臨大敵。

    “難道只能看著局面失控!”華天安面色嚴峻的看向江俊彥。

    江俊彥道:“如果我沒估計錯誤,現在的局面下,除非警方能第一時間找出兇手查明真相,否則只能等待卓樂峰那邊破局。好在我們之前已經找到了幾個當事人,也讓卓樂峰相信此事確實和我們吉祥街無關。他現在已經說服了余友泰。就看接下來那個人能不能露出破綻了。”

    “所以,卓樂峰和余友泰到底在等什么?”華天安長嘆一口氣,抱著胳膊靠在椅子上道,“哼,我和余友泰一向沒啥合作,不過這一次,逼著我們不得不聯手了。你們兩個聽好了,現在不管是余友泰還是卓樂峰,只要對方提出需要協助,且不會傷害到我們的利益,我們就要配合他們完成。我猜測安京市要出大事。現在能控局的人不是我們,而恰恰就是余友泰和卓樂峰。”

    江俊彥也相信這個論斷,可他還猜不到卓樂峰如何控場。

    幫派的廝殺讓不少人浮出水面,警方忙的不亦樂乎,各位大佬也在蠢蠢欲動。

    自上次卓樂峰逼宮樂家成已經過去三天,今日,樂家成終于給卓樂峰回音。他答應卓樂峰參加圓桌會,且日期就定在今晚。

    “時間這么倉促!”在看到卓樂峰掛了電話后,余友泰顯出焦慮,“如今我的人和吉祥街的人糾纏不清。警方又在全城抓人。老東西這個時候開會,是想讓我們措手不及啊!”

    “可我如果提出異議,那樂家成就有理由繼續將我排除在外。泰哥,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今晚是我和你第一次同時參加樂家成的圓桌會,我們可不能怯場。過了今晚,我希望泰哥的勢力在安京市更進一步。”

    “哼,我倒是希望你的勢力變強,當然,只要我們不成對手就行。”余友泰點點頭,“既然如此,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今天你就別去陪娜娜了,我待會還有事要找她。”

    “知道了!”卓樂峰點點頭,起身離去。

    在他離開后,余友泰慢慢拉出抽屜,將一把小手槍取出后不停擦拭。瞇著眼睛,他囔囔自語:“我起初以為他是狼,即使厲害也不可能飛起來。現在看來,他是鷹,不僅兇猛,還能翱翔讓你無法掌控。今晚一過,要么我死,要么樂家成完蛋。至于卓樂峰,只要他還活著,就將會是我未來的一個**煩。畢竟,那個圓桌只能有一個話事人。”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