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潛行追兇 > 第334章 以身試毒
    對卓樂峰來說,要搞定這兩個假冒警察并不困難。他只是在想后續是否還有其他麻煩,只是他有點高估胡大海了。在他輕松將第二個假冒警察放到在地,且拳頭都抵到那人鼻梁上后,身后鼓掌的聲音傳來。

    “哈哈,厲害,厲害,卓哥就是卓哥,身手果然不錯。至于洞察力嗎,嗯,也沒拉下當初做警察的警覺!”

    “這和當不當不警察一點關系沒有。即使沒做過警察,對胡總這些小手段,我還是能請輕松看出來。”一把將那個假警察推開,卓樂峰拍了拍手,慢慢的走到洗手臺前洗了把手。

    透過鏡子,他看見胡大海身邊正站著劉彥春,只是這座茶樓依然沒有其他人,看上去已經被包場了。

    卓樂峰又霸氣道:“下次胡總如果還想玩,能不能提前通知一聲,萬一我不小心下了重手,你這兩個手下可就沒命了!”

    “嘿嘿,我知道你懂輕重,再者說,你不早就看出這兩人是假冒,所以你肯定不會下死手!”胡大海賊兮兮的笑著上前勾著卓樂峰的肩膀,又對劉彥春使了使眼色。

    火雞哥竟然已經徹底成了胡大海的跟班,完全心領神會讓兩個假冒警察離開后,又拎著箱子跟在卓樂峰身后。

    這次三人沒回之前那個包廂,胡大海帶著兩人進了另外一個豪華包廂。剛才那兩個服務小姐也再次出現,且在同時,她們已經擺上了茶水和點心。

    “這地方是我的場子,我已經包下了。今天就想和卓哥玩玩,順便談點生意。”便說,胡大海還色瞇瞇的用手在其中一個女服務員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那女服務員欲拒還迎,顯然已經習慣了胡大海的毛手毛腳,嫵媚一笑后又扭著屁股走了出去。

    屋內傳來胡大海放肆的淫笑以及劉彥春諂媚的笑聲。至于卓樂峰,他端坐在那,做出有點不爽剛才試探的神色。

    “今天胡總約我來談事情,結果弄出這一出,我想知道為何?”

    “嗨,兄弟,別介意。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但是咱們要想做這一行,總得對對方知根知底。我不試探你一次,怎知你如此謹慎,這么厲害!”胡大海豎著大拇指贊賞道,“總之有你這個兄弟,我就放心以后將文采的生意交給火雞。”

    看著劉彥春一臉興奮的模樣,卓樂峰就知道剛剛胡大海已經給他交了底:“胡總的意識是,你同意讓火雞取代郭福寬?”

    胡大海道:“郭福寬現在自身難保,即使他能躲得過這次,也免不了以后被警方重點盯著。所以他以后肯定做不了中間人。你說的沒錯,文采那塊地,咱不能丟。做生不如做熟,要想找人替,自當找個輕車熟路的人立馬上手。不瞞你說,昨夜回去后,我就找人查過火雞。正如你所說,火雞這人仗義,當年替郭福寬擋了一刀廢了一只手,這些年也一直幫著郭福寬做事。怎奈郭福寬確實沒想過提拔他。現在你卓哥站出來替火雞作保,我胡大海自當信他。只是,之前你說,你想從郭福寬那里拿貨,郭福寬因為謹慎沒有給你。現在我給你這批貨,卓哥打算這么處理。”

    說話間,劉彥春又把那個箱子擺到桌面上,將箱子打開后,他取出其中一袋粉推到卓樂峰面前。

    就這么一會功夫,劉彥春徹底成了胡大海的人,想必胡大海已經承諾了劉彥春諸多好處,這才讓其死心塌地。

    卓樂峰自當不在乎劉彥春,只是他需要摸清胡大海的意圖:“胡總別開玩笑了。在鬧市區,你帶著這一箱子貨亂竄,你真當安京市警察是死人?”

    “哈,看來卓總是不信這里面裝的是**!”胡大海之前的笑意全無,一臉淡漠的將袋子拿過來,又是撕開后,拿過一個杯子倒了些進去。弄了點白水晃了晃后,他將杯子推給卓樂峰,道,“既然卓總想做這一行,總不該不識貨吧!最新出現的玩意,溶于水中無色無味,但是喝下去后讓人飄飄欲仙,要不要試試,口味不錯哦!”

    卓樂峰喉嚨吞咽了幾下,他沒想到胡大海竟然讓自己試毒:“胡總是在開玩笑吧,誰說過做這一行,自己就得吸毒。想必胡總自己也沒嘗過吧。”

    胡大海露出猙獰的笑意,臉上閃現了少見的兇相,他竟然二話不說將杯子拿過來,一仰頭喝下去后還擦擦嘴巴,舔了舔嘴唇后,他又把粉在杯中倒了一點,這次又是倒了半杯水推了過去,道:“喝,還是不喝?卓總自己選擇!”

    卓樂峰以前經歷過很多危險,諸如生死考驗也不在話下。但是當一杯可能是水溶毒品的東西擺放在自己面前時,他忽然覺得以前的考驗都比不過眼前的這杯水。生死考驗也許是一瞬間的事,但是當你真的將毒品服下,一切就不一樣了。

    只是,他清楚胡大海這次又是一次考驗。如果卓樂峰不喝,則意味著卓樂峰退縮了。做毒品這一行,要對就是膽識,當一個人害怕退縮時,對方可能就會拒絕和你合作。

    卓樂峰可以不喝,但是不喝之后,卓樂峰恐怕會再難接近胡大海。所以,他需要賭一次!

    抬起眼,他盯著胡大海的雙目,余光游走在胡大海的雙手上。從胡大海的眼神表情中,他讀出了戲虐,更重要的是,胡大海不停的用兩根手指擾動,似乎就是在掩飾什么。

    有詐!

    深吸一口氣,卓樂峰知道這不是普通的表情判斷,他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賭。可他相信他賭的沒錯。

    拿過杯子,同樣不做猶豫,卓樂峰仰頭一飲而盡。

    什么無色無味,一杯下去,卓樂峰感覺到很甜,果然,這是一個騙局。

    “哈哈哈哈哈!”胡大海得意的大笑,“卓總,你果然夠膽識。你說的沒錯,我不會沒事帶著五公斤毒品在街上亂竄,我可不想找死。這杯糖水喝得不錯吧?”

    “我還是更喜歡跟胡總喝酒,至于糖水,少喝點吧!”卓樂峰將杯子放下,如釋重負讓其總算松了一口氣。

    這確實不是什么新型毒品,胡大海只是在虛張聲勢試探卓樂峰的膽量。

    正因為卓樂峰喝下了那杯水,才會讓胡大海更加信任,也更容易開啟后面的談話。

    “卓總別見怪。阿寬謹慎其實不是壞事,做咱們這行,謹慎點好。可是火雞有句話說的也對,過于謹慎賺不到大錢。做咱們這行,就得腦袋別在褲腰帶上,膽大心細賺大錢。之前的一切都是對卓總的試探,現在咱們來談正事。如我之前所說,我會把文采的生意徹底交給火雞去處理。之前你想在阿寬那里拿貨拿不到,這種事以后不會發生,因為除了火雞之外,文采的生意,我也希望你能參與進來。咱們以后合作,以文采為中轉,卓總可以將我們的貨賣到安京市各個角落。”

    卓樂峰已經臥底了這么久,他不可能不知道胡大海這句話必然有前提條件。這確實是個誘惑,但同時也許是個誘餌。

    “恕我冒昧的問一句,沒我之前,難道就沒人幫你們在安京市出貨?”

    “這句話問得好。既然我想跟卓總合作,有些話必然得說清楚。之前文采方面交給郭福寬去打理,期間郭福寬也找了人出貨。但是現在郭福寬出事,加上我對郭福寬的出貨方式也不滿,認為他太過于謹小慎微,所以在和卓總合作后,我希望能加大出貨速度。”

    “加大出貨速度?那胡總能報應供貨量?”

    “這點你放心,只要你能快速出貨,你要多少,我隨時給你多少。還有,我希望能和卓總合作,其目標就不僅僅放在安京市這個市場上。我想卓總也不想僅限于安京市這個小池塘吧。”

    卓樂峰抱著胳膊身體仰在椅子上,這確實是個巨大的誘惑。如果真能展開合作,說不定要不了多久,卓樂峰就能徹底弄清楚胡天任這波人的運作模式,同時將他們的整個供應鏈全挖出來。

    可是卓樂峰并沒有被眼前的一切沖昏頭腦,他無比清楚,如果他輕易接受,反而會引來對方的懷疑。

    “我需要回去好好考慮。之前我只希望拿點貨轉手,但是現在你讓我摻和進來徹底做大,我還沒做好這個準備。畢竟之前我完全沒做過這行當。不了解你們的運作模式!”

    “別開玩笑了。卓總以前跟過泰哥,怎么可能說完全不了解。你就直說吧,想要如何分成?”

    “這不是分成的事。相信胡總也清楚之前我遇到了點事情。現在我剛剛在安京市站穩腳跟,我不想因為步子邁得太大栽跟頭。給我點事情想清楚。”

    “需要多久?我可等不了太久。郭福寬出事,我得盡快找到新的接手人。如果你不做,我甚至不會考慮火雞!”

    胡大海的這句話沒讓卓樂峰著急,卻讓劉彥春露出愁眉。他幾乎哀求的看向卓樂峰,這是一個改變他命運的機會,他可不想錯過。

    “三天,三天后我給你答復!”

    “好,我就等你兩天。兩天后還在這里,我希望到時候我們已經成了合作伙伴。”

    卓樂峰給斯潘雅迪的承諾也是三天。斯潘雅迪提及的清除目標中是否有胡天任和胡大海?現在也需要胡楚光去破解。三天之后,也許卓樂峰已經弄清楚胡天任、胡大海和那份清除名單的關系,屆時卓樂峰會更有底氣和胡大海對話。
湖北快3豹子走势图